·《约伯记》6:14   ·《诗篇》6:8-10   ·《箴言》1:20-23   ·《传道书》3:12-13   ·《以赛亚书》1:4-9
  首页     每日灵粮     信仰真理     英文读经     中文读经     资料库     资讯     见证     文艺     生活     关于圣经  
今天是2018年9月26日,基督真光愿您蒙福!您是本站第21028012位访客。 留言交流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请输入关键字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资料库 >> 书籍类 >> 末日决战 >> 圣 山  

圣 山

来源:基督真光 发布时间:2010-6-6 点击数:2152

   “没有'救恩',就没有这座山。”

    我们站在神园子里的生命树下,好像整个军队都在那儿,许多人都跪在主耶稣面前。他刚发出命令,要我们为了仍受捆绑的弟兄,也为了他所爱的世人回到战场。这命令既美好又可怕。美好是因为这命令来自于他,可怕是因为它暗示了我们必须离开他所彰显的同在,也必须离开这个前所未见、超越一切的园子。要离开这一切回到战场上去,似乎让人无法理解。

    主继续劝勉道:“我已经给你们属灵的恩赐与能力,以及对我的话和我的国继续进深的认识,但你们所领受的最大武器,就是父神的爱。只要你们行在我父的爱中,必永不失败。这棵树的果子就是彰显在我里面的父神之爱,这在我里面的爱必须是你们每天的粮食。”

    然而,在如此美丽、荣耀的情景下,主似乎并未在他的荣耀中显现。事实上,他的外表相当平凡。尽管如此,随着他行动与说话所流露的恩典,使他成为我所见过最具吸引力的人。他的威严与尊贵远超过人类所能定义,我们很容易就能了解为什么他是父神所爱、所尊重的一切。他真的是充满了恩典与真理,甚至到一个程度,好像除了恩典与真理以外,别的都无关紧要了。

    当我吃生命树上的果子时,我所能想到的一切美好事物尽都充满了我的灵魂。当耶稣说话时我也有同样的感受,只是更强了,我只想留在这里听他说话。过去我曾经以为,那些天使除了不断在宝座前敬拜他之外,什么事都不做,一定会很无聊。现在我知道没有一件事比单单敬拜他更美好、更令人快活,这就是我们被造的目的,也一定是天堂最美好的部分。我简直无法想像,如果再加上天堂的合唱,将会有多么美妙!实在很难相信我以前在敬拜聚会中,竟然会觉得那么无聊,我知道,那只是因为在那些场合中,我几乎完全没有真实地触摸到他。

    好盼望时光能倒流,让我回去弥补那些心不在焉、满脑子杂念的敬拜。想要表达对他尊崇的渴望几乎快控制不住了,我必须要赞美他!当我开口时,整个军队也同时自然地迸出敬拜的声音,使我震惊不已。我差点忘了别人也都在那里,而我们却有着完美的合一。随后的荣耀敬拜,非人语所能形容。

    当我们敬拜时,一道金光就从主身上散发出来。接着银光环绕着金光,然后我们所有的人都被笼罩在肉眼未曾见过的丰富色彩中。在这荣耀中,我进入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情绪里。不知怎地,我明白这荣耀本来就一直在那里,不过,当我们以如此的敬拜来定睛于他时,我们就开始看到他更多的荣耀,我们敬拜得愈热烈,就看到愈多的荣耀。假如这就是天堂,那可比我梦想过的更好、更棒!

他的居所

    我不知道这样敬拜持续了多久,也许只有几分钟,也许是好几个月。在如此的荣耀中,根本无法衡量时间的长短。一度我闭上眼睛,因为用我的心所看到的荣耀,和肉眼所见的一样伟大。当我再睁开眼时,却惊讶地发现主已经不在那里,而是一队天使站在他原先的位置。其中一位天使走近我,对我说:“你的眼睛再闭起来。”当我照着做时,又再看到主的荣耀大大彰显,我知道,我再也不能失去现在所经历的荣耀了。

    然后那天使解释道:“你心眼所见的,比你肉眼所见的更加真实。”我说过这句话好多次了,但却是这么少行在其中啊!天使继续说:“这就是为什么主会告诉他的第一批门徒,他离去是对他们有益,好使圣灵可以来。主在你里面住,你多次教导人这功课,但现在你必须活出来,因为你已经吃了生命树上的果子。”

    然后那天使就带我走回大门,我抗议说我并不想离开。那天使很惊讶地按住我的肩膀,看着我的眼睛,那时我才认出他就是智慧的天使,他说:“你根本不需要离开这园子,这园子就在你心里,因为创造主自己在你里面。你已经渴慕那上好的,就是永远敬拜他、坐在他面前,这是永远不会被夺去的,但你必须把它带到最需要的地方。”

    我知道他说的对,然后我望着在他后面生命树上的果子,我有一股冲动想在离开之前尽可能地多摘几个,智慧知道我在想什么,他温柔地摇摇我:“不可以,即使是这生命树上的果子,若是在恐惧中收藏,也会腐烂的,这果子和树都在你里面,因为他在你里面。你一定要相信。”

    我闭上眼想再次看见主,可是却没办法。当我睁开跟时,智慧仍然注视着我,他用极大的耐心继续说:“你已经尝了天国的滋味,凡尝过这滋味的,没有人想再回战场,没有人想离开主所彰显的同在。当使徒保罗来过这里,他终其一生都在挣扎到底是应该留下来为教会作工,还是回到这里进入他的产业;但他留在地上服事愈久,神的产业就愈扩大。既然你有真实敬拜者的心,你就会想一直待在这里,但当你进入真实敬拜时就可以来到这里,你愈定睛看他,就会看见愈多的荣耀,不管你在哪里!”

    智慧的话终于使我平静下来,我再次闭上眼睛,只为了感谢主赐给我这美好的经历,以及他赐给我的生命,当我如此行,就又看见他的荣耀,而刚才敬拜中所有的感受,也全部流灌我的灵魂。对我而言,主的话又大声又清楚,我确信听见了主对我说:“我总不离开你,也不撇弃你。”

    “主,原谅我的不信。”我回答:“请帮助我永不离开也不撇弃。”这既是个奇妙的时刻,也是试炼的时刻。在这里,“真实世界”并不是真的,属灵的领域才是真实无比,我真的无法想像还要回到另一个世界去。我既充满奇妙的感受,又满怀极大的恐惧,害怕我会随时醒来,发现一切不过是场梦而已。

    智慧了解我心里所想的,他说:“你是在作梦,但这梦却比你所以为的真实还更真实。天父赐给人梦,帮助他们看见通往你心的一扇门,引导你到他那里去。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天使那么常在人的梦中显现,因为在梦中,天使可以越过人堕落的心思意念,而直接进入他的内心。”

    当我睁开眼,智慧仍抓着我的肩膀:“我就是为着你的服事而赐给你的最主要礼物,我会指引你道路,也会保守你行在其中,但只有爱能使你保持忠信。敬畏主是智慧的开端,但最高的智慧乃是爱他。”

    然后智慧放开了我,朝大门走去。我跟在后头,但心中十分矛盾。我想到那场令人兴奋、快活的战争与登山,虽很激励人,却无法与主的同在,以及刚才经历的敬拜相比,离开这里将是我所做过最大的牺牲了。接着我想到这一切是如何已全在我里面,我希奇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忘了。好像在我里面有场大争战,是我肉眼所见与心眼所见的争战。

    我向前进以便能与智慧并肩而行,我问:“这廿五年来,我一直祈求能像保罗一样被提到第三层天,是否这就是第三层天?”

    他回答:“这是其中的一部分。还有很多、很多。”

    我问:“我能看到更多吗?”他回答道:“你会看到更多的,我现在就要带你去看。”我开始想到启示录,于是又问:“约翰的启示是不是第三层天的一部分?”

    “约翰的启示有一部分是来自第三层天,但绝大部分是来自第二层天。第一层天是人堕落以前。第二层天就是恶者统治地上时的属灵世界。第三层天则是当父神的爱与国度透过王再度统治全地的时候。”

    “第一层天像什么样子?”我问,同时却奇怪地感到一股凉意。

    我的问题彷佛使智慧震惊了一下,他回答问题时愈来愈严肃:“现在别去管那个才是有智慧的。智慧是寻求认识第三层天,就像你刚才做的。第三层天是你穷尽一生都认识不完的,而你必须在此生传讲的,就是第三层天及国度。在来来的年日中,会有人告诉你关于第一层天的事,但你现在知道它对你并无益处。”

    我决心把刚才感受的凉意牢记在心,智慧点了点头,我知道那是在肯定我的想法。当我了解到这位天使是多么宝贵的礼物时,我不得不说:“你是多么好的一个同伴啊!你确实能使我走在正路上。”

    他回答说:“我确实能。”

    我很确定感受到有爱从这天使身上流露出来,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爱,因为我从未在其他天使身上感受到,他们的关心比较多的出于责任而非爱。智慧回应我的思想,好像我已将这些想法大声地说出来了一样。

    他非常认真地说:“去爱就是智慧,如果不爱你,我就不能作为智慧了。瞻仰神的恩慈与严厉也是智慧。智慧就是爱他且敬畏他。若不是这样,你就是被蒙骗了。这是你下一个必须学的功课。”

    “这点我的确明白,也曾经教导过许多次了。”我回答,第一次觉得也许智慧并非完全了解我。智慧回答:“我已经与你同行很久了,我知道你的教导,你即将要学习你所教导的真义,正与你多次说过的:'不是你头脑所信的,而是你心中所信的,才能结出义来。'”

    我向他道歉,觉得有点羞耻,竟怀疑智慧。他很仁慈地接受我的道歉。那时我才察觉,原来我一生几乎一直在向他发出疑问及挑战,而这也常造成我的伤害与损失。

爱的另一半

    智慧继续说:“爱慕主有时,而用最大的敬畏与尊重来尊荣他也有时;就像栽种有时、收获也有时一样。知道分辨不同时刻就是智慧,真智慧知道神的时间与季节。我带你来此,乃因刚才是在他爱的荣耀中敬拜他的时间,那是你在如此的战役后最需要的。而我现在要带你去另一个地方,因为现在是你由于敬畏他的审判而敬拜他的时候,等到你认识这二者,我们才可以分手。”

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说,假如我还一直留在刚才那个荣耀的敬拜中,就会失去你?”我无法置信地问。

    “是的。虽然我已经尽可能地来找你谈话,但是我们相会的机会并不多。离开那样的荣耀与平安是很难的,但那并不是王的启示的全部。他既是狮子,也是羔羊。对属灵的儿女,他是羔羊;对成长中的儿女,他是狮子;但对完全长大成熟的,他既是狮子,也是羔羊。同样的,我知道你了解这些,但那是你的头脑知道,很快你就会从心里知道,因你即将经历基督的审判台。”

回到战场

    在离开园子大门之前,我问智慧:我是否能坐一会儿来深思刚才所经历的。他回答:“可以,你应该如此做。但我带你去一个更适合的地方。”

    我跟着智慧出了大门,接着就开始下山了,我很惊讶战争竟还继续进行着,但已不如我们登山时那么激烈了。虽然在较低的阶层中,仍有控告与毁谤的箭飞来飞去,但残存的敌军正猛烈地攻击那些大白鹰,而那些鹰轻易地就占了上风。

    我们继续下山,几乎走到最底部。在“救恩”与“成圣”之上的,正是“感谢与赞美”这一层。我对这层记忆深刻,因为当我第一次要爬上这层时,就遇到敌军最猛烈的攻击。一旦我们爬上这里后,再往上爬就容易多了,而且如果被箭射穿军装,也可以很快得医治。

    当敌人一看到我在这层(敌人看不见智慧),箭就开始像雨一样射向我。我用盾牌很轻易地就箭挡掉了,于是敌人便停止射击。现在他们的箭差不多用光了,所以不容浪费。 那些站在这层继续争战的士兵惊奇地看着我,他们那带着敬意的眼光使我很不舒服,那时我才第一次注意到,原来主的荣耀从我的军装与盾牌上散发出来。我告诉他们,只要不停地一直爬到山顶,他们就会看到主。当他们刚同意要往上爬时了,就看见了智慧。他们开始跪下来要敬拜他,但他不准他们那样做,催促他们赶快上路。

忠 信 者

    我对这些士兵充满了爱,其中很多是妇女和小孩。他们的军装乱七八糟,身上虽布满了血迹,但他们却没有放弃。事实上,他们仍是欢欣鼓舞的,我告诉他们,他们比我更配得尊荣,因为他们背负了这场战争中最大的重担,并且坚守了他们的阵地。他们好像不相信,但仍对我这么说表示感谢,其实,我真的觉得是这样。

    这座山的每一层都必须有人驻守,否则剩余的秃鹰就会来,用它们呕吐的秽物和排泄物把地上弄得很脏,使人很难站立。几乎每一层都有士兵驻守,我认出他们是属于不同的宗派或运动,各自强调所坚守的那一层的真理。我为自已向来对其中某些群体所抱持的态度感到很不好意思。以前我对他们最好的看法是:他们没有经历过主,他们是冷淡退后的,可是他们却在这里,虽然面对敌人可怕的杀戮,却忠信地争战下去。我之所以能一直往上爬,可能就是因着他们保卫了阵地。

    有些阶层的位置很好,能看到山岭与战场的大部分,可是有些阶层的位置却是孤立的,在其上的士兵只看得到自己的位置,似乎不晓得还有其他的战争在进行,也不知道还有其他部队在打这场仗。他们多半被毁谤与控告的箭伤得很重,以致他们拒绝任何从较高阶层下来鼓舞他们往上爬的人。然而,当有身上反映出主荣光的人从山顶下来时,他们几乎都会以极大的喜乐倾听那些人所说的,而且很快就开始带着勇气与决心往上爬。当我注视着这一切时,智慧没说什么,但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有兴趣。

发现事实

    我看到许多已登山顶的士兵开始下到各层,去减轻那些驻守真理岗位之人的担子,当他们如此做时,每一层便开始闪耀着他们所带来的荣光;不久整座山便荣光四射,刺得剩余的秃鹰与邪灵都睁不开眼,不久,荣光就大到使整座山的搏觉好像那园子。

    我开始感谢、赞美主,当下便又进入他的同在中,涌溢在我内心深处的情感与荣光,几乎快容纳不下了,那撼受太强烈了,使我不得不得不停下来。智慧站在我身边,把手放在我肩上说:“你要以感谢进入他的门,以赞美进入他的院。”

    “那竟然那么真实!我觉得好像又回到了那里。”我叫道。

    智慧答道:“你是在那里,不是环境,而是你自己变得更真实,正如主对那同钉十架的强盗说:'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。'你也一样可以在任何时候进入乐园。主、他的乐园,还有这座山,都在你里面,因为他就在你里面;以前你不过预尝一点,如今对你而言却是如此真实,因为你已登过山了,能看得到我而别人看不见的原因,并非因我进入你的领域,而是你进入我的领域,这就是历世历代的先知所认识的真实。这真实使他们即使独自面对大军时,也有大无畏的勇气。他们不单是看到摆阵中与他们敌对的地上军队,更看到了为他们争战的天使大军。”

致命的陷阱

    然后我看到在下面的大屠杀,以及正慢慢撤退的敌军,在我身后有更多荣耀的战士,不断地下来在各自的岗位驻守,我知道现在我们足能攻击并摧毁剩余的敌军。智慧说:“还没呢!看那里。”

    我朝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但不得不遮着眼睛,因为我自己的军装所发出的荣光太强了,使我看不到,然后我瞥见在一个小山谷中有些动静。

    可是我无法辩明所看到的是什么,因为从我军装所射出的荣光,使我很难看到黑暗里有什么,我请求智慧给我东西能把军装盖住,好让我能看得见,于是他给我一件非常平凡的斗蓬。“这是什么?”我问他。斗蓬的平凡乏味令我有点觉得受辱。智慧说:“谦卑。没有它,你就没办法看得很清楚。”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穿上,马上就看到许多以前无法看见的事。我朝山谷及刚才所见的移动看过去,结果令我大吃一惊,那竟是一整支仇敌的大军团,等着要袭击冒险下山的人。

    “那是什么军队?”我问:“它们是如何毫发无伤地逃离战场的?”

    智慧解释说:“那是骄傲。那是你经历荣耀之后最难看得见的敌人,凡是拒绝穿上这外套的,都会在这最邪恶的仇敌手下吃许多苦头。”

    我回头看山,许多荣耀的战士正横越平原,要去攻击残余的敌军,他们没有一个人穿上谦卑的外套,也没人看见从后方要袭击他们的敌军,我跑过去要阻止他们,但智慧把我拦住。他说:“你无法阻止他们的,只有穿着这件外套的士兵才会承认你的权柄。跟我来,在你能协助带领将来的大争战之前,还有些事情你必须看看。”

荣耀的基础

    智慧领我下到最低层,名叫“救恩”。智慧宣告说:“你以为这是最低的一层。可是,这却是整座山的基础,任何旅程的起步都是最重要的,而且通常是最难的。没有'救恩'就没有这座山。”

    在这层所见的屠杀令我惊骇,每名士兵都伤得极重,但没有人死,仅仅抓住边缘的人为数众多,许多人好像随时都会掉下去,可是没有人真的掉落,到处都有天使以极大的喜乐在服事这些士兵,我禁不住问:“他们为什么这么快乐?”

    “那些天使都看见了使这些人能坚持到底的勇气,他们也许没有更进深,但也没有弃守,不久,他们就会得医治,然后就会注意到这座山其它部分的荣光,而开始向上爬,这是些人会是将来争战中的大勇士。”

    “可是,如果以前他们能和我们一样往上爬,不是更好吗?”我抗议道,因为看到他们目前的光景。

    “那样对他们比较好,但对你们可就不好了,他们留在这里掩护,绊住大部分的敌军,好让你们可以继续往上爬,很少从较高阶层下来的人会伸手帮助那些来到山下的人,但这些人却做到了,尽管他们自己都只是抓住边缘而已,却仍伸手拉别人上来。事实上,许多大能的勇士就是被这些忠心的人引导上山的,这些人和那些爬上山领的一样都是英雄,他们不断地领人进入'救恩',带给天堂极大的喜乐。这就是所有天上的天使都想来服事他们的原因,但主只让最有尊荣的天使来服事他们。”

    我再次因自己以前对这些伟大圣徒所抱持的态度而感到羞愧,当我们爬到较高层次时,很多人都斥责他们。虽然他们在战争中犯了许多错,可是他们却也比我们表现出更多牧人的心,主会放下九十九只羊,去寻找那失落的一只。这些人一直站在可以帮助失丧者的岗位上,而他们也为此付上极大的代价,我也很想帮助他们,可是却不知从何下手。

    然后智慧说:“你想要帮忙是对的,可是你若能持守主呼召你去做的事,就是最大的帮忙了。这些人都会得医治,也会往上爬。因着有你和其他走在前头的人,不仅歼灭了敌人,也为他们指路,所以,现在他们可以爬得更快。他们会再与你一同作战的,因他们都是大无畏的人,决不会在敌人面前退缩。”

骄傲的力量

    当我正想着下山竟学到和上山时学到一样多的教导时,我的注意力就被战场上的嘈杂声所吸引。现在已经有成千上万的勇士越过平原,攻击残余的敌军;敌军全都四散奔逃,除了一个军团例外,就是骄傲,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,它已经行进到不断前进的勇士正后方,预备射出无数的箭了,就在此时,我才注意到这些大能勇士的背后并没有军装保护,他们完全暴露于将临到的攻击,十分脆弱。 智慧这时说话了:“你曾教导过'背后没有防御的军装',意思是如果你背向仇敌逃跑,会很容易受伤,然而,你从未发现,如果在骄傲中前进,将会使你变得多么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 我只能点头承认,现在做什么都太迟了,我简直不敢看,但智慧说我一定得看,我知道神的国将遭到很大的挫败,以前我曾忧伤,但从来这么忧伤过。

    令我惊讶的是,当骄傲的箭射中勇士时,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,不过,敌军仍继续射击。勇士都流血了,而且很快就虚弱下来,可是他们并未察觉。很快地,他们就软弱得举不起盾牌和宝剑了,他们把盾和剑都丢在地上,宣称们不再需要这些了;然后又开始脱下军装,说他们也不再需要穿了。

    然后另一支仇敌军团出现,而且迅即移动上前,这支军团的名字叫大迷惑,射出的箭像下冰雹一样,且几乎每射必中,只有为数不多,看起来又小又软弱的迷惑邪灵,就带走了这支曾是大军的荣耀勇士,而且把他们带到不同的俘虏营中,每一营都依不同的邪灵教义命名。这支公义的大军怎会如此容易就被击垮?真令我大感吃惊,而他们连被什么射中都不知道。 “这些曾经那么强壮,—路爬到山顶,而且见到了主的人,怎么还会如此不堪一击?”我突然冒出这话。

    智慧哀伤地说:“骄傲是最难看见的敌人,它总偷偷在你身后出现。在某些方面,到过最高峰的人,也处于最易跌倒的危险中。你必须谨记,在此生中,你随时都可能从任何一层跌落。”

    我答道:“自以为站立得稳的要小心,免得跌倒”如今这些经文对我而言是多么可畏啊!

    智慧哀伤地说:“当你自认为最不可能跌倒时,其实正是你最不堪一击的时候,绝大多数人的失败,都是紧接在大胜利之后。”

    “我们如何能避免这类的攻击呢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要紧紧跟着我,作任何重大决定前都要先问主,还要一直穿着那件斗蓬,如此仇敌就永不能从你看不见的侧面攻击你,像它对那些人所做的。”

    我看着身上的斗蓬,那么平凡、那么不起眼,我觉得它使我看起来像个流浪汉,而不像个战士,彷佛我已经大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似的。智慧回应说:“流浪汉和王子比来,主更靠近流浪汉。只有到一个地步,你才拥有真实的力量,那就是行在神的恩典中,'他赐恩给谦卑的人'。仇敌的任何武器都无法穿透这斗蓬,因为无一物的力量大过他的恩典。只要你穿着这斗蓬,就可在这类攻击下安全无虞。”

    接着我抬头看看山上还有多少战士,结果是少得令我震惊,然而我注意到他们都穿着谦卑的斗蓬,“这是怎么发生的?”我问。

    智慧回答:“当他们看到你刚才所目睹的战争时,全都来找我帮忙,我就把斗蓬给他们穿。”

    “可是我以为你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的啊?”

    智慧回答:“我与凡遵行天父旨意的人同在。”

    “你就是主!”我叫了出来。

    他回答:“是的,我说过我永不离开也不撇弃你。我与我所有的战士同在,就像与你同在一样,我就是你要完成我旨意所需的一切,而你所需要的就是智慧。”

    然后他便消失了。

国度中的阶级

    只剩下我站在一大群天使中间,他们正服事“救恩”这一层的伤兵,当我走过这些天使身边时,他们便以单膝跪下,向我致敬。我终于问其中的一位,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,因为他们之中最小的天使都比我更有能力得多? “是因为那斗蓬,”他回答:“那是国度中的最高阶级。”

    “这只是一件平凡的斗蓬而已。”我提出异议。

    “不!”天使也抗议:“你是穿戴神的恩典,没有比那更具能力的!”

    “可是,我们有成千上万的人都穿着一样的斗蓬,怎能代表阶级呢?”

    “你们就是可畏的得胜者,是王的儿女,当他行在这地上时,也穿着一样的斗蓬。只要你还穿着这斗蓬,在天上、地下就没有任何势力能在你面前站立,在天堂与地狱的每一位都认得那斗蓬。我们确实都是他的仆人,但他住在你里面,而你披戴着他的恩典。”

    不知什么缘故,我知道如果不是穿着这斗蓬,如果是我荣耀的军装暴露在外,那么天使的这番话,还有他们对我的举止表现,真的足以满足我的骄傲。但穿着这么一件单调平凡的外套,要觉得骄傲自大也不太可能。无论如何,我对这斗蓬的信心正在快速地增长。


  本类New15
·
· 在圣灵里敬拜
· 呼 召
· 吗 哪
· 生命的话语
· 城市
· 大 军
· 自由
·
· 年轻的使徒
· 监 牢
·
· 真理与生命
· 生命之道
· 两位见证人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鲁ICP备08108912号 电话: 在线QQ:1491607659
Copyright 2018, 版权所有 www.jdzhg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