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《出埃及记》4:10-12   ·《利未记》19:4   ·《民数记》9:17-19   ·《申命记》5:33   ·《约书亚记》11:18-20
  首页     每日灵粮     信仰真理     英文读经     中文读经     资料库     资讯     见证     文艺     生活     关于圣经  
今天是2018年7月18日,基督真光愿您蒙福!您是本站第20037754位访客。 留言交流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请输入关键字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资料库 >> 书籍类 >> 末日决战 >> 白鹰回旋  

白鹰回旋

来源:基督真光 发布时间:2010-6-6 点击数:1986

    “真实的敬拜能医治一切的伤害。”

    我看到地平线上有一大朵白云渐渐逼近,光看着云就令我心中升起了盼望;不久,整个空气中就都充满了盼望,正如旭日东升,驱走了黑夜。当那云愈来盒靠近,我认出是那些从生命树上飞出的大白鹰,他们降落在山上的每一层,在一群群勇士身边俯就定位。

    我小心地挨近降落在我附近的一只鹰,因为他的样子十分可畏,当他用锐利的目光看着我时,我知道我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他的双眼既凶猛又果断,使我单是看着他的眼睛就全身战栗,我连问都还没回呢,他就回答我了。

    “你想要知道我们是谁,我们是为此刻存留的隐藏先知;对于凡蒙神赐予大能武器的人,我们就是他们的眼睛。凡主正在做的事,以及仇敌计划要对付你的事,我们都看见了,我们在全地搜寻,面对这场战役所需要了解的一切,我们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 “你们没看见刚才发生的那场战役吗?”我用我所敢表现出来的最大怒意问道:“你们难道不能帮助那些刚被俘虏的勇士吗?”

    “是的,我们全看见了,假如他们觉得需要的话,我们早就帮忙了。我们会阻止他们前去,告诉他们坐下、安静,但我们只能照天父的命令去争战,也只能帮助那些相信我们的人。只有那些接受我们是先知的人,才能领受先知的奖赏,或是我们服事的好处。那些被袭击的人并没有像你们所穿的斗蓬,而没有斗篷的人就无法明白我们是谁。我们都互相需要,包括这里的伤患,以及许多你还未认识的人。”

鹰 的 心

    当我跟鹰谈话时,我很快便具有像鹰一样的思想。经过刚才简短的对谈,我已经可以看透鹰的心,而且像他认识我一样地认识他,那只鹰也看出了这点。

    “你有我们的些恩赐。”鹰说:“不过那些恩赐还没有好好地被发展,你并不常运用你的恩赐。我到这里来就是要唤起你,和许多像你这样之人里面的恩赐,并要教导你们如何运用这些恩赐,如此我们之间的沟通才能明确,并且非明确不可,否则我们都会遭受许多不必要的损失,甚至还会失去许多得胜的大好机会。”

    “你们刚才从哪儿来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我们吃蛇。鹰回答:“仇敌就是我们的粮食,我们乃是倚靠遵行天父旨意而活,父的旨意就是要我们去摧毁魔鬼的作为。每吃一条蛇,便有助于增广我们的异象,每拆毁十道仇敌的营垒,就能使我们更强壮,以至于我们可以飞得更高,在空中停留得更久。我们刚刚享用完丰盛的大餐,吃掉了那些捆绑许多你的弟兄姊妹的羞耻之蛇。他们不久就会到这里来了,我们有些鹰留在那里为他们引路,带他们朝这里来,也保护他们免遭仇敌的反击。”

    这些鹰对自己十分有把握,但并不傲慢,他们知道自己是谁,也知道他们蒙召的使命为何。他们认识我们,也晓得未来。他们的自信使我安心,而对那些还躺在我们四周的伤兵更是如此。事实上,那些刚才还软弱得无法讲话的人,已经坐起来听我和鹰的对话。他们看着鹰,像迷路的孩子看着刚找着他们的父母一样。

圣灵的风

    当鹰看着伤兵时,他的表情也改变了,不是先前我所面对的那样凶猛果断,他对伤兵像一个慈祥和霭的老爷爷。那鹰张开翅膀,轻轻地煽动,掀起一股凉爽清新的微风,拂过伤兵;那微风和以前我感受过的完全不同,每呼吸一下,我就感觉更有力量、心思更清明。很快那伤兵就站起来敬拜神,他的真挚令我不禁热泪盈眶。

    我再次为自己曾讥讽留在这层的人而感到深深的羞愧,在我们这些往上爬的人眼中,他们似乎是如此的软弱、如此的愚昧,但他们所承受的却远比我们多,而且忠心持守到底。神保守了他们,他们也以极大的爱来爱他。

    我抬头向山望去,所有的鹰都在轻柔地煽动翅膀,山上的每个人都因这股由鹰掀起的微风而重新得力;也都开始敬拜主。刚开始从不同的阶层所发出的敬拜还有些不和谐,但过了一会儿,每个阶层上的每个人都完美和谐地歌唱。

    在地上,我从未听过那么美的歌声,我希望这敬拜永不停止。不久我就认出这敬拜和我们在那园子里所经历的一样,可是现在听来更加丰富、更加完美。我知道那是因为我们正在仇敌面前,是在环绕这山四周的黑暗与邪恶中敬拜,所以敬拜显得更加美好。

    我不知道这敬拜持续了多久,可是鹰最后终于停止煽翅,敬拜也停了。“你们为什么要停?”我问刚才和我讲话的那只鹰。

    “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好了,”他边回答边指着那些伤兵,现在他们全站了起来,看上去状况极佳。“真实的敬拜能医治一切的伤害。”他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 “请再来一遍。”我乞求说。

    “我们会做很多遍的,但时间却不是由我们决定。你刚才所感受的微风就是圣灵。他引导我们,不是我们引导他。他已医好伤者,也开始带出面对将临到的争战所需要的合一。真实的敬拜会使贵重的膏油倾倒在头上----就是耶稣,然后这膏油便流遍全身,使我们与他合一,彼此也合一。凡进入与他合一之中的,就没有人会仍旧受伤或不洁净,他的血就是纯净的生命。当我们与他联合时,生命便涌流;当我们与他联合,也与其他的肢体联合,他的宝血就能流遍全身。你医治身上的伤口不就是这样吗?你会把伤口缝合起来,好让血可以流到受伤的部位而带来新生。当他的身体有一个部位受了伤,我们就必须和那受伤的部位联合,直到它完全复原为止,我们都合而为一了。”

    在敬拜中的幸福感还是很强,所以这小小的教导虽然听起来好像是个奥秘,然而我知道与神及人的合一是最基本的。当圣灵运行时,不管是多么基要的真理,每个字都带着荣耀,我里面也充满了许多的爱,令我想去拥抱每个入,包括凶猛的老鹰群。

    然后,我突然想到刚才那些被掳的勇士,那鹰也感受到了,可是却没说什么,他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我。最后,我开口了:“我们能挽回刚才所失去的弟兄吗?”

神 的 心

    “可以的,你有如此感受是对的。”鹰终于说话了:“我们还没有完全,要等到全身都复和了,我们的敬拜才完全。就算是在最荣耀的敬拜中,就算是在神的面光中,只要还未完全合一,我们仍会感到此一空虚,因为我们的王也有同样的感受。我们都为仍受捆绑的弟兄难过,但我们更为神的心难过,就像你爱你每一个子女,但若有广个生病或受伤,你就会为他难过一样;他也是这样爱他所有的子女,但现在他最注意的是那些受伤的和受压制的。为了他的缘故,我们一定不能放弃,要坚持到所有人都复原为止,只要有人还受伤,他就仍是受伤的。”

巨大无比的信心

    我在鹰旁边坐下来,深思他说过的话。最后我问道:“我知道现在智慧是透过你对我说话,因为当你开口时,我听到他的声音,在刚才那场仗还没开始之前,我对自己充满把握,可是我差点和他们一样冒进,要不是智慧阻止,我很可能就被掳走了。我进攻比较多主要是因为对仇敌的恨恶,而不是主要为了释放我的弟兄姊妹。我现在发现,从初抵达这座山,到加入这场大争战以来,我所做对的事多半基于错误的原因,而许多我做错的事,却因着正确的动机。我学得愈多,就对自己的感觉愈没有把握。”

    “你一定和智慧在一起很久了。”鹰回答。

    “在我还没认出他以前,他是和我在一起很久了,可是恐怕我多半的时间都在抗拒他。不知怎地,现在我知道自己还欠缺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,是我重新投入战场之前必须得到的,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。”

    这只大鹰的双眼变得极为锐利,他答道:“当智慧在你内心说话时,你也认识他的声音。因为你穿着斗蓬,所以学得很好,你现在所感受的就是真实的信心。”

    “信心?”我吼回去:“我讲的可是严重的'怀疑'啊!”

    “你会怀疑自已就是聪明,但真的信心是倚靠神,不是靠你自己,也不是靠你的信心。你离那能移山的信心很近了,而我们非把这山移开不可。时候到了,该是带着这样的信心到前所未去的地方了。不过,你是对的,你还欠缺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,你还必须得到一个启示,即使你已经爬到山顶,沿路领受了每一项的真理,虽然你曾经在神的园子中,尝过他五条件的爱,也看过他儿子很多次,你还是只了解神整个谋略的一部分而已,而且仅是肤浅的了解。”

    我知道这些话对极了,所以听来非常受安慰。“我曾错误地论断那么多人,那么多情况,如今智慧已多次救了我的命,可是智慧的声音在我里面还是很小,而我自已的想法与感觉的嘈杂声音还是太大。我透过你所听到智慧的声音,比他在我心里的声音还大,所以我知道我必须一直紧紧地跟着你。”

    “我们来此就是因为你们需要我们。”鹰答遭:“我们在此也是因为我们需要你们,你有我所没有的恩赐,而我有你所缺少的恩赐。你曾经历我来曾经历过的事,而我也经历过你未曾经历过的事。这些鹰已经赐给你们直到末了,而你们也已赐给我们了。有一段时间我会和你非常亲近,然后你必须接纳其他来取代我位置的白鹰。每只鹰都不同,主让我们一起而非个别地了解他的奥秘。”

真理的门

    然后这只鹰便从所栖息的岩石上飞起,升到我们所站这层的边缘。“来!.”他说。当我接近他时,我看到有阶梯下到山的最底部,那儿有一个小门。

    “以前我怎么没看到这个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当你初抵此山时,并未逗留这层太久,所以没时间四处看看。”他回答。

    “你怎么知道?当我刚到这座山时你在这里吗?”

    “就算我不在,我也知道,因为凡错过这扇门的人,都因同样的原因错过了,不过我的确在此。”他回答:“我就是当你往上爬时,匆匆擦肩而过的一名士兵。”

    那时我才认出这鹰很像一个我初信不久时见过的人,事实上,我曾经和这人稍微谈过。他继续说道:“那时我好想跟随你,我在这一层已经太久了,需要改变一下,但我就是无法丢下,所以我一直努力要带领到此的失丧灵魂。当我最后终于委身在主的旨意中,不论或走或留都愿意顺服时,智慧就向我显现,带我到这扇门前,他说这是到山顶的捷径,所以,我比你更早到达山顶,而且变成一只鹰。”

    我才想起来,曾经在好几层上面见过类似的门,甚至还窥视过一扇门里面的东西,也记得所见的是多么让我惊奇。我并没有深入任何一处,因为我的焦点完全在战争上面,拼命地想爬到山顶。“我能不能从任何一扇门直接到山顶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不是那么容易。”鹰说,神情有些不悦:“在每扇门里都有好些通道,其中一条会通到山顶。”他显然知道我接着想问的,就继续说:“其他通道则通到其他各层,每一条都是天父设计,为让每个人都可以按着各自的成熟度选择他们所需要的。”

    “太不可思议了!他是怎么做的?”我心里想,但鹰听到了我的想法。

    “非常简单。”鹰好像听到我把想法大声说出似的:“一个人灵命的成熟度总是决定于他是否愿意为国度或为他人的缘故,牺牲自己的渴望。要求最大牺牲才能进入的门,将会带我们到达最高层次。”

    我努力地记下他所说的每句话,我知道我必须进入在我面前的这扇门,对我来说,智慧的作法是尽可能向一位超越我、并显然选对门而登上山顶的人学习。

    “我并非直接到达山顶,也没有见过曾直接登顶的人。”鹰继续说:“不过我比大多数人都更快抵达山顶,因为当我在“救恩”这层打仗时已学到许多自我牺牲的功课。我之所以带你到这扇门前,是因为你穿着斗蓬,总会找到这门的,可是时间不多了,而我在此就是要帮助你快点成熟。”

    “每层上面都有门,而在每扇门开启后都可见到超过你所能理解的宝藏。”他继续说:“就物质而言,你不能取走堂藏,但每份在你手中的宝藏都可以一直保存在你心中,你的心就代表神的宝藏之家,当你重登山顶时,你心中的宝藏会比全地所有的宝藏更有价值。这些宝藏永不会被夺去,永永远远都是你的。快点去,暴风雨的乌云已经在集结,另一个大争战迫近了。”

    “你要跟我去吗?”我恳求道。

    “不!”他答道:“我现在属于这里,我要帮助这些伤患,但我会在此与你重逢的。在你回来之前,会见到许多与我同是弟兄姊妹的鹰,在你遇见他们的地方,他们可以给你比在我这里更好的协助。”

天堂的宝藏

    我已经深深地爱着那鹰,所以实在舍不得离开他,我很高兴知道还可以再见到他,现在那扇门像磁铁般地吸引着我,我打开了门进去。

    我所见到的荣光美得令人窒息,我立刻跪了下来,那些金、银、宝石美得无法形容,事实上,简直可以媲美生命树的荣耀。房间大得好像没有边际,地板是银,柱子是金,天花板是纯钻,闪烁着各种我知道和不知道的颜色。无数的天使满布各处,穿着各式各样不属地上的长袍与制服,每件的款式都不同。

    当我开始在房间走动,所有天使就鞠躬敬礼。有一位走上前来呼喊我的名字表示欢迎,他向我说明:在这房间里,我想要到哪里、想要看什么都可以,凡走进门里的人,没有什么是隐藏不给他看的。

    对于这里的美我感到相当震撼,连话都说不出,最后我终于说,这里甚至比那园子更美。很惊讶地,天使竟回答我说:“这就是那园子!这是你天父家中的一个房间,我们都是你的仆人。”。

    当我行走,一大群天使便尾随在后,我转身问那为首的为什么他们要跟着我。“是因为斗蓬,”他说:“主已将我们赐给你,要在此、也在将临的战争中服事你。”

    我不知道该拿这些天使怎么办,所以只好继续走。有一巨大的蓝色石头把我吸引过去,蓝色石头里面好像有太阳和云彩,当我触摸时,有种感受漫溢全身,就和吃生命树上的果孑一样,我感受到能力、心思澄明、及对每一个人的爱,并且每样东西都被放大了。我开始看到主的荣耀。我摸这石头愈久,那荣耀就愈增加。我—直不想把手拿开,可是那荣光太强了,我不得不把手放开。

    然后我的目光落在一个美丽的绿色石头上,“那里面有什么?”我问一位站在附近的天使。

    “这里的石头全都是救恩的宝藏,你现在正触摸天堂的领域,而那绿石是象征生命的回复。”他继续说道。

    当我摸那绿石,就看到地上显出丰富瑰丽的色彩,我摸绿石愈久,地上的颜色就愈丰富,使得我对所见到的一切愈来愈难以割舍。然后我开始看到,在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中产生了一种和谐,是我从未见过的。然后我开始在创造中看到主的荣光,那荣光愈来愈强烈,使我又不得不转开。

    然后我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已待在这里多久了,只知道藉着触摸这两颗石头,我对神及他的宇宙的理解已经有了实质的增长,而那里还有许多石头可以触摸呢!在那房间里所有的,尚且比人一生所能吸收的还要多。“一共还有多少房间呢?”我问天使。

    “在你所爬的这座山上,每一层都有像这样的房间。”

    “连一个房间都经历不完了,有谁能去所有的房间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你有永恒可以这么做,蕴含在主耶稣最基本的真理中的宝藏,是花再多个今生的生命也无法完全理解。无人能在一生中得知任何一个房间中所有可以认识的,可是你必须取你所需,继续朝你的目标前进。”

    我再次想到那逼临的战争,还有那些已遭俘虏的勇士们。在如此荣耀之地想到那些,可不怎么令人愉快,但我知道我将有永恒可以回到这房间,而且只有很短的时间可以去找到路回山顶,然后再投入前线。

    我转身问那天使:“你一定要帮我找到通往山顶的那扇门。”

    天使的表情有些困窘:“我们是你的仆人。”他回答:“是你必须带领我们才对,这整座山对我们都是奥秘,我们都渴望探索这伟大的奥秘,我们对这房间所知的已经很少了,一旦离开这房间,我们要学的甚至比你更多。”

    “你知道那些门在哪儿吗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是的,但我不知道那些门通往何处,有些门令人心动,有些很平凡,有些颇令人厌恶,有一扇门甚至很可怕。”

    “在这地方还有令人厌恶的门啊?”我不信地问:“还有一扇可怕的门?怎么会呢?”

    “不晓得,但我可以带你去看。”他回答。

    “请”我说。

    我们走了蛮长一段时间,经过许多无法描述其荣耀的宝藏,要我不停下来触摸,真是难上加难。还有许多扇门,每扇门都各有一个圣经真理。那天使称之为“令人心动的”,我觉得他低估了这些门的吸引力了!我真的很想进去每扇门,但因对那扇“可怕的”的好奇心,使我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 然后我看到它了,“可怕的”根本不足以形容它,恐惧抓住了我,使我觉得自已几乎无法呼吸了。

恩典与真理

    我在门前背过脸,迅速撤离。附近有一颗美丽的红色石头,我几乎是扑上前去摸它,然而我却立时身处客西马尼园,看着祷告中的主。我所见的痛苦甚至比刚才看到的门还可怕。在震惊之余,我猛地把手抽回,倒在地上,精疲力竭。我好想回去摸那蓝色石头或绿色石头,但我不得不再次振作,重拾方向感。天使们很快地围过来服事我,有天使递给我饮料,使我恢复精力。不久我就觉得很好,可以站起来,走回去摸其他石头,然而,主祷告的景象重新浮现脑海,令我不禁停住脚步。

    “刚才那是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当你摸那些石头时,我们也能看到一些你所见的,感觉到部分你所感受的。”天使说:“我们知道这里的石头全都是极贵重的宝藏,其中蕴含的启示都是无价之宝。我们看到一点主在钉十架前的痛苦,也短暂地感觉了一下他在那可怕的夜晚所感受的。我们很难了解神怎么会去受那样的苦。这使我们更加感到,能服事神付上极大代价救赎的人,是一件光荣的事。”

    天使的话像闪电击中我的灵魂,我在大争战中打过仗,爬上了山顶,我对属灵的领域已经熟悉到不会再去注意天使,我几乎已能和那些大鹰在平等的立场上对谈,然而我却连一刻也不能忍受与主同受苦,而想逃到比较愉悦的情境中。“我不应该来这里。”我几乎用喊着说:“我比任何人都更该去做恶者的囚犯!”

    “先生。”那天使有点忧虑不安地说:“我们晓得没有人在这里是因为他配得,你到这里来是因你在世界未立根基之前,就按着一个旨意蒙拣选。我们不知道你蒙拣选的旨意为何,但我们知道在这座山的每一个人都很伟大。”

    “谢谢,你给我很大的帮助。此地使我的情绪大为高涨,情感似乎要超过我的理智了。你说的对,没有人是因配得而能来此,的确,我们在这山上爬得愈高,就愈是不配,要留在那里也需要更多恩典。奇怪,我第一次登山顶是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 “是恩典。”我的天使回答。

    “如果你想帮我,”我接着说:“请你只要一看到我陷入困惑或失望中,就一再重复讲这个词给我听。我对这个词愈来愈了解,胜过任何其他的字眼。”

    “现在我必须再回去摸那红石,现在我知道那是这房间里最贵重的宝藏,除非我把那宝藏存记在心了,否则绝不离开。”

恩典的真理

    面对红石的时候是我所经历过最痛苦的时候,好多次我就是无法再承受,而不得不把手缩回。有几次我都回去摸蓝石或绿石,以便我的灵魂恢复活力后再回来。每次要再回去摸红石,都显得愈来愈困难;但这却比过去任何的学习或经验,都更增添我对主的爱与感激。

    最后,当天父的同在离开十字架上的耶稣时,我就再也无法忍受了。我放弃了,我看得出那些感受到这经历的天使们都有同感。想去摸红石的意志力在我里面已经消失无踪了,我甚至不想回去摸蓝石,而只是趴在地上,为主所经历的一切哭泣。我哭也因为我知道我像他的门徒一样离弃了他,在他最需要我时,我却背弃他,正如他们一样。

    彷佛过了好几天,我才睁开双眼,另一只鹰正站在我旁边,在他面前有三颗石头,一蓝、一绿、一红。“吃吧。”他说。当我吃的时候,整个人都被更新了,极大的喜乐与清醒同时涌上心头。

    当我站起来,我看见同样的三颗宝石嵌在我的剑柄上,还有我的双肩上。“现在这些永远是你的。”鹰说:“它们不能从你身上被夺去,你也不能失去它们。”

    但我还没完成最后一颗啊。”我抗议道。

    “只有基督才能通过那试炼。”他回答:“你已经做得很好了,你现在必须继续往前。”

    “到哪儿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你必须决定,但因着时间愈来愈少,我会建议你尽快登上山顶。”鹰一边回答一边匆匆忙忙地离去。

    然后我想到那些门,便立刻朝好些很吸引人的门走去。当我走到第一扇门前却发现它已不再吸引我了,然后我又走到另一扇门,感觉也一样。“好像有什么改变了。”我大声说。

    “是你已经改变了。”整支天使队伍马上应声回答。我回头惊讶地看到他们也有极大的改变,不再像以前那样天真,而是更聪明、更有君尊的样子。我知道他们反映出发生在我里面的变化,但如今只要想到自己,我就觉得不太舒服。

    “我想请教你的意见。。”我对为首的天使说,

    “倾所你的心。”他说:{如今这些伟大的真理都在其中了。”

    “我从来都不能信赖自已的心。”我回答:“它屈服于许多的矛盾冲突,我太过屈服于迷惑、欺骗、还有自私的野心,甚至使我很难在吵闹中听见主的声音。”

    “既然红石已经在你心中,我不相信情况还会一样。”为首的天使以一种不寻常的确信说着。

    我靠着墙,想着当我最需要那鹰时,他却不在,他曾经来过这儿,一定知道该选哪扇门。但我知道他不会回来,也知道我只要做选择就对了。我深思着,“可怕的”门却是我惟一能想到的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决定再回去看看。第一次我太快离开了,以致连它代表什么真理都没注意到。

    当我接近门时,可以感到恐惧在我里面涌涨起来,但却不像第一次那么强烈了。这扇门与其他门截然不同,周围非常黑暗,我必须站得很近才能看清楚上面的字。我微微地感到惊讶,上面写着:基督审判台。“为什么这真理如此令人畏惧?”我大声问,虽然知道天使不会回答我的。当我继续看着它时,我知道这就是我该进去的门。

    “它令人畏惧的原因有很多。”是那只鹰熟悉的声音答道。

    “我很高兴你回来了。”我回答:“我是否做了很坏的选择?”

    “不!你选得很好,这门会使你很快回到山顶。它令人畏惧是因为,在创造中最令人敬畏的根源来自那扇门,而人在此生或永生所能认识的最高智慧,也惟有透过那门才能找到,但会走进去的人却很少。”

    “但是这扇门为什么这么黑呢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这些门的亮光反映出现今教会对门后真理的重视程度,在那扇门后的真理是现今最被忽略,却是最重要的真理之一,你进去就会了解。人所能领受的最大权柄,将只会赋予那些愿意走进此门的人。当你看见基督耶稣坐在宝座上,你就要随时预备与他同坐在宝座上了。”

    “那么如果我们能多注重这项真理,这扇门就不会如此黑暗,令人毛骨悚然了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完全正确。如果人认识在那扇门后所启示的荣耀,它就会成为最明亮的了。”鹰哀伤地说:“然而,这仍是一扇难以通过的门。我奉命回来鼓励你,因你很快就会需要这些鼓励,你将要看到更大的荣耀,但也将要遇上最大的恐惧。可是你要知道,因为你现在已经选择了困难的路,以后的对你就会容易得多了;因为你愿意现在就面对这困难的真理,以后就不会蒙受损失了。许多人喜爱认识他的恩慈,但很少人愿意认识他的严厉,假如你没有同时拥抱这两者,你将面临被欺骗,以及从他极大恩典中堕落的危险。”

    “我知道若不是曾花时间在红石上,我就绝不会到这里来。当容易的路与主的本性相抵触时,我怎能继续走在容易的路上?”

    “但现在你已经选择了,所以快点走。另一场大争战就快开始了,前线需要你。”他说。

    当我看着那鹰,看到他极其坚毅的眼神时,我的自信心也增加了,我终于转向门那边去。


  本类New15
·
· 在圣灵里敬拜
· 呼 召
· 吗 哪
· 生命的话语
· 城市
· 大 军
· 自由
·
· 年轻的使徒
· 监 牢
·
· 真理与生命
· 生命之道
· 两位见证人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鲁ICP备08108912号 电话: 在线QQ:1491607659
Copyright 2018, 版权所有 www.jdzhg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