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《约伯记》6:14   ·《诗篇》6:8-10   ·《箴言》1:20-23   ·《传道书》3:12-13   ·《以赛亚书》1:4-9
  首页     每日灵粮     信仰真理     英文读经     中文读经     资料库     资讯     见证     文艺     生活     关于圣经  
今天是2018年9月25日,基督真光愿您蒙福!您是本站第21016717位访客。 留言交流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请输入关键字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资料库 >> 书籍类 >> 末日决战 >> 罪  

来源:基督真光 发布时间:2010-6-6 点击数:2579

你活着是靠我的恩典而活,犯罪会带来后果,不是因为公义的律法,而是因为我的恩典。
    
    然后我又站在智慧的身边了,他有好一阵子不发一语,但我也不需要言词,我需要的是,让我的心灵把方才所见的完全吸收进来。我努力在探究的这份伟大志业,就是我们被赋予的使命是敬拜父。对他而言,太阳像粒原子,银河星系有如海沙。然而,他却倾听我们的祷告,而且不断地看着我们,乐在其中,但同时我肯定他也一定常常为我们忧伤。他的伟大超乎人的头脑所能理解,但我知道,他也是全宇宙之中最有感情的一位,我们竟可以感动神!每一个人都能使他喜乐或痛苦。以前我在神学上已知道这点,但如今我从另一方面认识它的重要性,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了。

    我找不到任何方法可用言语把这点传达出去,但我知道我必须把握在地上所拥有的时间来敬拜他。这好像是个新的启示:我竟然真的可以带给神喜乐!我竟能为耶稣带来喜乐!主说这就是他走上十字架的原因,我已了解其中意义了。就算是短短几秒钟,只要能触摸到他的心,任何牺牲都会是值得的。

  我一刻都不想再浪费,因我知道每一刻都可以用来敬拜他。还有一点很明显的就是,越是在大试炼与大黑暗中敬拜他,就越能感动他。这使我想要接受试炼,好让我可以透过试炼来敬拜他。

    同时,我也有如约伯般的感受,约伯说他从前风闻有神,直到他亲眼见到他,便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。我像腓力一样,跟着耶稣那么久了,却还不知道自己正透过他看见天父。我们的迟钝一定让天使觉得不可思议!然后智慧又开口说话了:

    “要记得,就连我小子中至小的,都有潜力可以感动天父的心。单是这点,就使他们的价值远超过一切。我可以单单为这些小子中至小的一位,再次走上十字架。我也感受到你们的痛苦,我知道你们所经历的试炼,因为我与你们同受试炼。每一个灵魂的悲与乐我都感受得到,这就是为什么我仍不断为每一个人代求。将来会有一个时候,所有人的眼泪都会被擦去。将来会有一个时候,只有喜乐,不再有痛苦。但在那之前,痛苦都是有其用处的。不要浪费你的试炼,最能使我们喜悦的敬拜和信心的表现,都会出于你的试炼之中。

    你必须从自己心中看见我,也要从别人里面看见我。你必须在伟大的人和微小的人里面都看见我。我会在不同人里面临到你,正如我在你眼前的这些人里面向你显现一样。我会在不同的环境中临到你,而你一生中最高的目的,就是认出我的同在、听见我的声音并跟随我。”

  我转身看智慧,但他已不在了,环顾四周,我可以感觉他无所不在,却看不见他。于是我再回头看着那些站在我面前的见证人,他就在那里,虽然我看不见他,但他以一种极深刻的方式,存在他们每一个人里面。那位改革家开口说话的时候,虽然是他本人的声音,但我听得出智慧就在里面,就好像他直接对我说话一样。

  “他一直在我们里面,也在你里面。而在你必须回到当中的那些人里面也有他。他会不时地再次向你显现,但你必须知道当你看不见他显现的样子时,要到他的居所去,也就是到他百姓中间,就比较能认出他来了。他是智慧,他知道如何、何时、透过谁向你说话。要看他透过谁向你说话,那人也是信息的一部分。要记得当他为耶路撒冷哀哭时所说的话:‘从今以后,你们不得再见我,直等到你们说,奉主名来的,是应当称颂的。’(太廿三39)除非你能在他所差派来到你面前的人中间看见他,否则你是看不见他的。”

   “要在你里面看见又听见他是很容易,”我答道:“但是在地上那些尚未得着荣耀的人中间,可就不容易了。”

  “在地上本来就是不容易的啊,”安杰罗(参《末日决战》第148页)回答:“那些要与他一同作王掌权的人,他给他们的呼召就是寻求他。爱他又爱真理的人,都会竭力寻求他,胜过寻找地上最大的财宝或胜利。”

被他征服

    “最大的呼召就是完全被他征服。”一个我不认识的声音对我说话:“这是我理当知道的。”他向前一步,然后告诉找他的名字。这人竟然也在圣徒之列,真太令我惊讶了!他曾是伟大的征服者,但我一直相信他所造成对基督之名的伤害,恐怕无人能及。

    “我也是在临终之时才发现十字架的恩典,”他说:“你回去不是要为他征服什么,而是要被他征服。如果你把自己献给他,降服于他,他就会使用你奉他的名去征服。真正的征服是以那能释放人得自由的真理,来捕获人心。被用来征服最多人的,都是那些紧紧跟随他的人,他们也将成为最伟大的国王。在地上,这些人可以说不曾明白他们征服过什么,直到来天上,他们才会看见他们所成就的事。凡积财宝在地上的(即便是被视为属灵财富的),在这里几乎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 “你们在地上是无法衡量永恒的财宝的,”保罗说:“当我死的时候,我毕生所建立的一切,看来都好像化归无有,我用尽一生所兴起的教会,都落入叛教的光景中。甚至有几个我最好的朋友也弃我而去,我在地上最后的一段日子里,自觉一事无成。”

    “没错,但是,连我也把保罗视为我属灵的父亲,”那位伟大的征服者接着说:“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可说都将保罗视为属灵的父亲,即将经历末日大争战而得胜的人,几乎都是因着保罗忠于真理的立场。你还在地上的时候,是无法正确衡量属灵果子的,要知道你是否真正成功,只有一种衡量方法,就是你能不能把主看得更清楚,能不能更认得他的声音、更爱你主内的弟兄姊妹。”

    然后保罗再度开口说话:

    “在我执行判决的几个月前,我确实觉得自己一事无成,然而,在我执行判决的那天,我想到了司提反。多年前我亲眼目睹他的死亡,我忆起那天显现在他脸上的光,那荣光曾帮助我度过许多试炼。我一直觉得也许他是为我而死的,好让我可以看见真光。于是我知道,如果我像司提反一样的死,那么就算我其他方面一事无成,至少我可以肯定这一生没有白费。我心充满感恩,因为后来我果然为福音的缘故而死,即便在当时看来,我的服事并无太大成就。

    恩典随着启示临到我,使我在地上最后的一段时间成了最美好的,那时我便了解,我已真诚地活出生命,天天致力向自我的欲望死,以事奉福音;每一次我舍己,就有永恒的种子撒在天国,纵使我在短暂的领域中还看不见,但如今在这里,我可以看到这是全然真实的。别想借着地上可见的果子下判断,而是要做你必须去做的,因为如此才是正确的。

    不过,虽然结果子很重要,但是你必须把认识主视为你的呼召。你若寻求他,就必寻见,他一直都与就近他的人相近。许多人想要他的同在,却不来亲近他。不要只是‘想要’(Want)他,要‘寻求’(Search)他。这也是你呼召的一部分,没有比这更高的旨意了。得胜在乎寻求,你想要多亲近他就可以有多么亲近,得胜的生命端视你对他的渴慕而定。”

    然后保罗举起手指着我说:“神给了你很多,他必向你多取。就算你把许多托付给你的才干都埋藏起来,你还是可以比别人做更多的事,却未能忠于所托。绝对不要拿别人来衡量你自己,而是要不断努力向前,更多寻求他。纵有极大的荣耀显现于你,也绝不可脱下那斗篷!”

撒种与收割

   “没有穿那件斗篷,你在这里什么也看不见。”

    我低下头看着他所指的这件谦卑的斗篷,由于周围所见尽是无比荣光,更显得它非常单调。在他们面前的我竟是如此难看,真太令我震惊了。我掀开斗篷想看看底下的军装,现在它比以前更闪亮了,我越掀开,它越光芒毕露,在我面前的那些人都因其光芒而黯然失色。然而,闪亮的军装减轻了我的尴尬,于是我决定把斗篷完全脱掉,这样,至少当我站在那么多充满荣光的人面前,比较不令人讨厌。

    周围一片寂静,我安静地站了好一阵子,由于我自己军装的光芒耀眼,使我看不见别的,我不明白为什么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。于是我呼唤智慧。

    “但我现在又穿上啦,可是仍然看不大清楚。”我回话,心中非常恐慌。

    “每一次你脱下谦卑的斗篷,就会对真光视而不见,得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再度看见。”

    尽管我渐渐又能看见那荣光,却跟以前不一样了。虽然我的异象又回来了,但却回复得非常、非常慢,我的难过真是难以形容。

   “保罗在哪里呢?”我问:“我知道他要告诉我一件很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 “你脱下斗篷的时候,刚才在这里的人便都离你而去了。”

    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一脱下斗篷,他们就要离开呢?我只是因为外表不好看而觉得难堪罢了,这样就令他们不高兴吗?”

    “不是,他们并没有生气,他们知道没有了那件斗篷,你就看不见也听不见我了,所以他们就回到他们自己的地方去了。”

    此刻的我简直伤心欲绝:“主啊,我知道他们正准备告诉我非常重要的事,他们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 “你的确因为脱掉了斗篷而错失一项重要的启示,本来那项启示可以给你很多帮助的,但如果你学到教训,以后再也不会把斗篷脱掉,尤其是绝不出于你刚才所持的理由,那么你就学到另一项功课了。”

    “主啊,我想我已经学到那项功课了,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难过的一次。现在他们可以回来跟我分享了吗?”我乞求道。

    “一切真理与智慧都是从我而来的,我之所以透过人说话,是因为那些人也是我信息的一部分。只要你常保谦卑,继续穿着那件斗篷,我便能在荣耀里对你说话。每当你把斗篷脱下来,在属灵上就会变成又盲又聋。只要你呼求我,我必对你说话,但是,我必须改变对你说话的方式了。

    我这么做并非为了惩罚你,而是要帮助你更快恢复异象。我会把原本要透过这些见证人对你传的信息赐给你,但是,现在我必须借由你的仇敌来给你了。它会随着试炼而来,你得屈身到非常卑微的地步才能领受。你若需要尽速恢复异象,这是惟一的方法,因为你必须能够看见那将临的事才行。”

破  碎

  我心中忧伤得难以自持,我知道原本我可以用如此荣耀的方式领受的,如今却要透过大试炼才会临到我,但更糟的是,几分钟前我还看得到的极大荣光,现在竟变得黯淡模糊了。

    “主啊,很对不起,我做了那样的事。现在我知道错了,这件错误所带来的痛苦叫我难以承受,有没有别的方式可以让我得着赦免、重拾异象呢?仅仅一刻的骄傲就带来这么糟糕的后果,似乎不大对吧?”我恳求道。

    “你已经得着赦免了,你并未因此受到任何惩罚,我已为这项罪及一切罪付上了代价。你活着是靠我的恩典而活,犯罪会带来后果,不是因为公义的律法,而是因为我的恩典。你种什么就必须收什么,否则我没办法把权柄托付给你。当初撒但在自我中心与骄傲中跨出第一步后,有许许多多我曾托付在它权柄之下的天使,也都跟了它走。亚当堕落后,更有无数人因而受害。我把权柄托付给谁,随之而来的是责任,没有责任就没有真正的权柄。有责任并不代表万一你误入歧途,其他人也会跟着受害,但犯错必带来后果。

    你所领受的权柄越大,你的行为所能带给别人的帮助或伤害也越大。若要挪走行为所带来的后果,就等于是挪走权柄。你是新造的人之一,比那起初受造的高出许多。凡蒙召与我一同作王的,也领受最大的责任。他们蒙召的地位比撒但更高,撒但曾是个大天使,但不是儿子。你们是蒙召与我同作后嗣的。你们的整个生命,无论试炼或启示,都有一个目的,就是要教导你权柄背后的责任。

    在每一项你必须学习的功课上,都有一条易路,或是一条比较困难的路。你可以谦卑自己,跌在磐石上而破碎;或是磐石要掉在你身上,把你压得粉碎。无论哪一条路,最后的结果都是破碎,也就是谦卑。导致第一次从恩典中堕落的是骄傲,后人的堕落也几乎都是因骄傲而起的。骄傲必导致哀哭、黑暗、痛苦。为了你的缘故,也为了你蒙召去服事的那些人,他们是在你的权柄底下,所以我不会在对你的管教上有所妥协,你必须学习人种的是什么,收的也是什么。

    亚多尼雅夸口说他父亲大卫王未曾管教他,所罗门抱怨说,无论地做什么,都逃不出父亲的管教。尽管所罗门认为他所受的待遇不公平,但大卫并没有不公平,他知道所罗门是蒙召作王的。凡领受最多管教的,都是蒙召要行在更大的权柄之中的。

    由于你离开了谦卑之地,而且开始在骄傲中行事,所以就看不见了,谦卑的人是不会觉得难堪的。你若开始觉得难堪,是因为你开始出于骄傲而行事了。就让难堪或尴尬作为你已离开智慧的一项警讯吧!绝对不要让难堪或尴尬控制了你的言行,一旦你被控制了,就会跌得更深。要学习紧紧把握每一次谦卑的机会,要知道:惟有谦卑,我才能把更多权柄托付给你。

    不要夸自己的刚强,要夸自己的软弱。如果你愿更多公开谈论你的失败,以帮助他人,我就能更公开地展现你的得胜。‘凡自高的必降为卑,自卑的必升为高。’(太廿三12)”

    我知道他所说的都是真理,我也曾多次传讲同样的信息。

    我想到保罗警告提摩太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,现在我明白了,我觉得我比那些听我讲道的人更需要这信息。现在使我自觉可耻的,正是那闪亮的军装而非谦卑的斗篷,我把斗篷抓得更紧了,这么做的时候,我的眼睛便明亮了起来,异象也大为清晰,不过还是跟以前差很多。

    我转身看那门,很怕要从那扇门回去,至少我得等异象恢复得差不多以后才能回去。

    智慧说:

    “你现在必须走了。”

    “门那头是什么呢?”我问。他回答:

    “你的终极目标。”

    我知道我非走不可了,因为我晓得那里头很暗,既失去了原有的异象,就不能再度进入那门了,我的心还是非常难过。我将暂时比以前更多仰仗别人了,我心中这么想着。但我下定决心要倚靠主,而非倚靠自己的异象,此时我的双眼随即又明亮了一些,我马上就想回过头,再次看审判大厅,是否跟以前一样明亮,但是我又决定不要那么做。我决定最好不要现在就回头看,然后智慧便在我身边显现,他几乎跟以前一样明亮耀眼,我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大光,所以现在我又可以看着他了。虽然他什么也没说,但单单望着他就使我大受鼓舞了。尽管如此,懊悔的心情仍挥之不去,因为我本来可以从如云彩般的见证人身上领受信息的,现在却没了。

    “如果懊悔能化为决心的话,试炼就会容易得多了。如此,当你的仇敌显现高过于你时,你就会有更大的权柄胜过它了。”

    转身望着门,我好惊讶,现在我看得更清楚了,甚至有那么一下子我竟以为是站在不同的门前,而且它似乎越来越美丽,甚至比在这领域中的其他任何门还美!门上有高贵的标志,是用极其美丽的笔法写的,而且全都是用金和银制作的。还有我认不出名字的美丽珠宝,一切都美得让我难以移开目光。全部都是活生生的,我这才明白整扇门都是有生命的。

    盯着那门看的时候,智慧把手搭在我肩上:

    “这是进入我家的门。”

    经他这么一说,我立刻了解,现在所感受的这股吸引力,就跟看着他时一样。这就是他了,这么美的门,以前看起来怎么会那么平凡而毫无引人之处呢?我深思着。主回答了我未说出口的问题。

    “除非你在我的百姓中看到我,否则你是看不见我的家的。方才你未脱下斗篷之前,正要开始能真正透过我的百姓听见我说话,那时你的眼睛刚被打开,快要可以看见我家的原貌。在那里头还有更多荣耀,远超过你现在所见的。这是门,但不是仅止于此而已,还有更多。回到你自己的时间领域中以后,你必须寻求在我的百姓中看到我,这也是你必须引导我百姓去做的事。你必须为之争战并协助建造的,就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 智慧的手仍搭在我肩上,我朝门走过去,门未开启,但我就这么直接穿了过去。我相信没有任何人类的言语可以形容穿门而过的感觉。在一瞬间,我见到了所有世代的荣耀,我看到了地和诸天同归于一,我看到数不清的天使,和比天使更荣耀的无数百姓。这些全都在他的家中事奉。

    现在我认识我的呼召了,尽管我已经历了那么多,但我知道,我的追寻才刚刚开始。


  本类New15
·
· 在圣灵里敬拜
· 呼 召
· 吗 哪
· 生命的话语
· 城市
· 大 军
· 自由
·
· 年轻的使徒
· 监 牢
·
· 真理与生命
· 生命之道
· 两位见证人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鲁ICP备08108912号 电话: 在线QQ:1491607659
Copyright 2018, 版权所有 www.jdzhg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