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《出埃及记》4:10-12   ·《利未记》19:4   ·《民数记》9:17-19   ·《申命记》5:33   ·《约书亚记》11:18-20
  首页     每日灵粮     信仰真理     英文读经     中文读经     资料库     资讯     见证     文艺     生活     关于圣经  
今天是2018年7月18日,基督真光愿您蒙福!您是本站第20037891位访客。 留言交流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请输入关键字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见证 >> 一个中国人在韩国  

一个中国人在韩国

来源:基督真光 发布时间:2010-6-7 点击数:1850

约瑟


   我是个很普通的人 ,先从我出生开始说起吧。

  我的家乡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,我生在那里长在那里。我母亲年轻的时候很劳苦,怀孕的时候还要干很多的工作,所以早产。我哥哥 8 个月就出来了,没多久就死了。我呢,更是急性子, 7 个月就跑出来,居然活着,现在想应该是神的安排。  

   我从小因早产体弱多病,被医生判了两次死刑,但最后还是被我逃了刑。我不能和人家的孩子一样出去玩,特别是冬天,妈妈怕我感冒,因为只要有点感冒我就得住院。我欠我父母的太多了,如果假设人从刚生下来时带着的血是自己的,那我身体里已经没有自己的血了,因为全都是我父母输给我的;为了让我存活,家里一点点吃的自己不吃也要给我,主啊求你赐给他们信心,让他们和我一样进入天堂。  

   到了中学的时候,我的身体好多了,个子也特别的高,以前医治我的医生们看到我都很惊讶,说“你怎么还活着,在我们看,你就是不死也不会健全。”如果要我现在回答,我会说:“是神要使用我,让我存活到今天。”  

   中学毕业以前,让人欺负惯了,谁打我、骂我,我也不会吭声,他们欺负我的理由很简单,因为我在他们的眼里是外邦人 ---- 朝鲜族,个子还大。高中的时候,好多了(应该是坏多了),学会了怎么与人相处,并学会了打架,不是人打我了,而是我打人。但那段时光很快就过去了,仅仅一年。 1991 年,我随父母来到韩国,他们骗我说来探亲。 17 岁的我,干了一年多的工地苦力。在家的时候因为是朝鲜族让人打,没想到在韩国,却因为是中国人被人打。一次在宿舍,一个韩国人打我,我还期盼其他的人能帮我,但他们只在旁边笑,也听不懂他们嘴里说的什么。臭中国打工的谁管哪!  

   每天早上要 5 点起来 下午 6 点才收工。但我得到了神的关怀——福音广播,香港的福音电台——那是在韩国唯一能听到的中文广播。  

1992 年 10 月,我回到了家乡,见到了朋友,他们和我也疏远了,有的为了考大学而忙碌,我很羡慕他们。但因无故休学一年,我的学籍也被学校开除了,所以我到现在还是个初中文凭。到了家我发现钱不是万能的,为了那一年赚的钱,我失去了所有的朋友,失去了学业,并为了钱失去了健康。  

   爸爸妈妈将我赚的钱都收了去,说怕我乱花;我只好去工作。那时东三省的工业不景气,工厂全关了;没办法,只好去卡拉 OK 做服务生。因为口才好能打架,老板大姐让我跟班儿。她的企业很多,所以我当时也累得要命,也曾经有过一点小名气。但没多久老板被抓了,我也完蛋了,于是去了一家卡西诺,就是赌钱的地方做经理。  

   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姑娘,安玉莲 ----- 一个让我难忘的名字, 23 岁,当时我 20 ,我们一见钟情,爱的发疯。但双方父母都反对,因为她比我大。  

    3 个月后北京的一家韩国公司要我去做事,我去了。但这个时候她母亲把她锁在屋里,存折也没收了;她把窗户打破跑了出来,到我妈妈那里骗说我在北京钱被人抢了,妈妈给了她 1000 块,说“你送去吧!” ----- 其实当时我母亲明知道她是撒谎,并已经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,只是她被她的爱感动了。  

   她来了,我很意外,也很高兴,我们同居了。她是日语一级翻译,在一家日本公司做事。但是有一天,我因气不过我们公司的韩国经理瞧不起中国人,就把他打了,他骂我这种人到哪里都是外邦人,他报了警,公安局抓我,我只有藏在家里。妈妈知道我没工作,就硬要我回去。不然就自杀。  

   后来妈妈说要再去韩国,她也换了一家韩国公司做事,所以她比我先来了韩国。这个时候,她母亲为了躲避我,连家都搬了,电话也撤了,我最爱的女人,就这么消失了。后听一个朋友说,她等不到我,就去了日本。  

1995 年 10 月,我第二次来到韩国。干了 2 年的活,赚了不少的钱,也有了女人,我们同居并打算结婚。  

   虽然说经常去教会但不信神,神就在这个时候拍打我了。  

1997 年末,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有异常,渐渐的消瘦,手抖的厉害,眼睛也凸出来了,体重从 85 公斤到 60 公斤。我的女人害怕了,她要我去医院,我没去。因为没有医疗保险,在韩国看病很昂贵的,没有身份证就办不了医疗保险。终于有一天我倒下了,高烧 40 几度,我母亲赶过来把我送到急救室,医生看了,开始没说什么,说要先退烧。几个护士把我脱的干干净净,用冰块把我包起来,我的全身上下都是冰袋,高烧还是不下。到了白天  
2 个博士 1 个硕士来了,   一位说“你得的是甲状腺抗碘症,已经很严重了,这病只能治标不能治本”;   一位说:“你得的是肝炎,是因为长期劳累并甲状腺异常引起的,这病搞不好会一生伴随你”;   最后一位说的好点:“我是你的主治医生,你得的是综合病,不好治(和没的治差不到哪儿去),因为没有人到了这么严重才来医院的,而且因为你的肝有问题,所以不能给你的甲状腺动手术,你的甲状腺会使你的肝脏更恶化,并且带着病毒性感冒,第一步是先将你的烧退了。”  

   我问他“那第二步呢” ------ 他没回答。  

   急诊室里有很多病人。那时候才知道,病情的不同,病床的位置也不同。我的对面有几个重患者:一个女人,她得了肝癌,两天后就走了。那天晚上,一个男人醉酒进来,一屁股就做到那张空着的病床上,当时我心里想,那位置不好。医生来了,告诉他得的是癌,两分钟之内整个急诊室非常沉寂,过了一会儿,他哭了,旁边的一位老太太也在为他掉泪。这时候我想出去,但没找着拖鞋,我的那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跑出去了,其实就算有鞋我也站不起来,出不去。  

   恐惧占据了我的心,超声波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… .. 每次看到母亲和医生在远处说话的时候我就怕……持续不退的高烧使我的头脑不正常,开始怀疑这整个医院是个骗局,护士也看成是魔鬼,想逃离这个地方。眼科的医生要检查我眼部周围的神经,说我那里有问题,可能有精神分裂症;我不但拒绝了检查,并且企图逃跑,但我动不了。  

   想起了几年前在老家的教会,一个弟兄做见证时说的话。他说当他知道自己得了癌症,就跪在地下高喊神的名,从那以后他好了。当时我不但没信还在心里骂他是骗子。  

   没有办法下地,我只有跪在床上,但我不知要说什么,要向谁说。想了好久… .. 我就说:“那医治了癌症的神,如果那事是真的,求你救我,因为我现在好怕死。”我哭了。  

   两个星期过去了,奇迹般的烧退了,后来才知道,为了退烧,医生用了很多有副作用的药。  
   我问一个医生:“我好了吗?”他摇了摇头。“我能走了吗?”他点了点头。  
   之前来的那两位医生又来找我,他们说的是一样的 ------ “你的病即使有可能治,也不能去根。而且像你这样的病例,我们没见过。烧是暂时退了,但还会烧,具体应该怎么做我们也不知道,只能观察。” ----- 他们反倒问我要怎么做。我很高兴,因为我有权选择了,我说:“我要出院。”  

   出了院,一个星期要到医院检查一次。每天晚 8 点, 11 点就要高烧一次,所以要每天吃解热剂。我对我的女人说:   “我很痛苦,求你在这个时候不要走。”因为我看出来她要走了。终于有一天她走了,当时我才发现我不只失去了女人,我失去了一切。  

  我的房东是一家教会的职事,她问我:  
   “你妻子呢?”  
   “走了!”  
   “你去的那家教会呢?还去吗?”  
   “不去了,因为我看过圣经,他们行的跟圣经不一样。”  
   耶稣不会丢下他的羊。  
   她又问我“那你想到我们教会来吗?”我说:“你行的很正,我想去教会,就到你那里去看看吧。”她很高兴,领我去了就在自己家门口的小教会。  

   我想我瘦成这个样子,没人会看我一眼的,结果我错了,他们握着我的手,为我祷告。但那时我的身体,却一天比一天坏。  
   一天,医生告诉我:  
   “你应该回到医院来了,”  
   “对不起,医生,我再也没钱住院了!”  
   然后护士告诉我,除了来医院和去厕所,不要起身。我说:“我现在去教会!”  
护士骂我疯了,告诉我说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没钱,早给你弄病房里去了。”——一切都是神的安排,现在我很感谢神让我没钱。  

   看着渐渐虚弱的我,教会的人都很伤心,他们说:“你实在太累就不要到教会里来了,我们每天去看你。”我看出他们担心我会死。他们看我的眼神,比我自己还要不知所措。我告诉他们说:“我已经没有朋友了,也没有可去的地方,我很孤单。”一位大哥对我说:“你要这样向神祷告:‘神啊,如果我是有用的人,求你医治我'。”当天我照样做了。我很笨,除了人家教的,多了一句都不会,整晚的彻夜祷告中我就说了那一句。  

   又到了医院,看着医生比我还要难过的表情,我说:  
   “博士,我现在开始一定好好休息,求你不要让我住院。”  

   他第一次笑了,告诉我说:“你好了!”  

   “博士开这种玩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,您就直说吧,我受得了!”  

   “你真的好了,不信你看这检查结果!”   ——我没有看,因为我每次要见三位医生,他是第一个,我接着去找了第二位。  
   他看了看电脑屏幕,然后叫来护士说:  
   “你去验血室确认一下,这结果是不是错了?”过了一会儿护士回来了,  
   “没错”  
   “你好了,甲状腺好了,肝也好了。”我看了他们半天,大喊了一声:  
   “主啊,感谢你!”  
   他们看着我笑。别屋的护士们听到声音,都围过来。我给教会的传道士打了电话:  
   “我好了!!!”  
   “哈利路亚!” 他的反映和我期待的正相反,一点都没有惊讶。  

   身体渐渐的恢复了,从一个皮包骨成了个大胖子。买了一本中文圣经,得救以后再次看圣经,发现圣经里说的都是真的,没有什么比圣经更真实。这不能就我自己知道啊,所以见到中国人就告诉他们  

   “信耶稣吧,你看看我,我要死了,是耶稣医治的我。”他们不信,  
   “那家伙病厉害了,头烧坏了,现在比以前更严重。”  

    但我不伤心,因为我以前也像他们一样。我认识到,不能让他们看我,应该让他们能认识主。第一次我把心爱的圣经送给了一个男子,然后又去买,在这里一本中文圣经要大约人民币 100 块,反复送了几次,我实在没钱了。但主会给他的仆人预备。一位中国宣教牧师来找我,说:“听说你发圣经,你好象不是很有钱。”“是的,我连饭都买不起。”他给了我两大箱的圣经,一共近三百本。当时我的眼泪止不住了——病得再痛也没有让我这么哭过,我知道这是圣灵的感动。  

   按着祷告,我要做一个在主里有用的人,我向教会提出要上神学院,无论怎样我也要去。我满有自信,我觉得我一定上学。但这小路是布满荆棘的。  

  在我面前的是残酷的事实,外国人、非法居住、没有高中毕业证、最重要的是没钱。两年中有 4 次遭到校方拒绝,我也曾经抱怨。一次当我在和一个朋友为此发牢骚的的时候,电视中一位牧师这样说:“神是公义的,神在我们身上是有他独特的计划,不要学以色列人在旷野中抱怨。”  

    当时我和那朋友都跪下来祷告感谢神每次在我们困惑的时候,引领我们的脚步,让我们再次感受到神的存在。  

  感谢神让我成为新造的人,在遇到苦难的时候我只有依靠您,是您让我的生命充满喜乐,我的一切是您所赐,所以我要将一切献给你,我别无依靠,所有的人都会背叛我,但只有您是信实公义的。哈利路亚!!求您让我口里所出的都是对你的赞美和感谢,我的一生求主掌权,一切感谢祈求都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。  


   原载于赞美论坛 (http://www.zanmei.net)


  本类New15
· 一个日本基督徒的婚姻见证
· 被毁灭的罪恶城市所多玛和蛾摩拉出
· 残疾人布道家尼克胡哲的故事
· 越过思想障碍
· 我的信主历程——因信行走
· 从著名牧师到囚犯
· 伏明霞与梁锦松夫妇的信主见证
· 在哈佛殿堂上宣布毕生委身耶稣 国
· 宣明会人物见证:把爱延续的多德牧
· 人生骤变让我认识主
· 一位科学教研者的信仰之旅
· 患难中主是我的依靠
· 泥土音乐盛晓玫的信主历程
· 永恒的美丽——追忆曹雅直夫妇在温
· 从死囚到基督徒的故事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鲁ICP备08108912号 电话: 在线QQ:1491607659
Copyright 2018, 版权所有 www.jdzhg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