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《以弗所书》4:4-6   ·《以赛亚书》54:9-10   ·《撒母耳记上》24:9-12   ·《诗篇》146:5   ·《以赛亚书》1:2-3
  首页     每日灵粮     信仰真理     英文读经     中文读经     资料库     资讯     见证     文艺     生活     关于圣经  
今天是2021年10月20日,基督真光愿您蒙福!您是本站第15762718位访客。 留言交流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请输入关键字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见证 >> 低谷中的委身  

低谷中的委身

来源:基督真光 发布时间:2014-01-25 点击数:2872


  那人说:“这是我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,可以称她为女人,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。因此,人要离开父母,与妻子联合,二人成为一体。(创2:23-24)

  婚姻辅导专家,面临婚姻挑战

  我跟大家讲讲我是怎么被上帝改变、怎么学习委身的。我和妻子在做婚姻家庭辅导工作的时候,我们也有争吵有矛盾,但我们会把这矛盾冲突掩盖起来,不让别人看 见。我们讲课的时候,常有弟兄姊妹说:“老师,你们一唱《盟约》这首歌,我们就流眼泪。但是他们不知道,我们俩有时在讲课之前还吵得面红耳赤,我们不能 让人看到我们的软弱,很多时候不得不作秀。否则会绊倒别人:“你们自己都不和谐,还跟我们讲什么幸福?

  我们夫妻非常相爱,感情也很好,但我们之间的争执还是时常发生。多年来一起做婚姻工作也做得很好,得到很多教会的认同。我们之间关系出现让我难以承受的挑战,是在我妻子的病加重以后。她身体一直不好,但竟然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,完全是我始料未及的。

  早在1994年我和妻子在国外的时候,我妻子就得了甲状腺炎。甲状腺是重要的内分泌器官,当我们劳累、 惊恐、气愤、兴奋时,它可以起到一个缓冲和调解的作用。但是我妻子得了这个病以后,甲状腺坏死了,甲状腺素分泌量是零。当时在国外,没有钱给妻子治病,也 没有保险。那时我们刚信主。患难中,良友电台周广亮牧师和他的妻子周素琴师母帮助了我们,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免费的治疗。(2012年良友电台想请我做录 音,周师母跟我联系。我一听是她,就说:“你还记得我吗?18年前你在国外帮助过我的太太。她自己都忘了。)

  到1999年的时候,我妻子宣告她被上帝医治了。因为甲状腺细胞是不可再生的,得那个病以后,她每天要 靠吃激素来补充甲状腺素浓度。这个病要终生服药,否则就会站不起来。而她学了祷告医治的课之后,就不再吃药了,而她也可以基本正常地生活,持续了多年,这 确实是个神迹。我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,家里许多亲属也都是医生,那时他们还没信主,他们都不相信这个病可以不用服药来正常生活。

  但我妻子不服药虽然也能正常生活,可是跟正常人比较起来,她还是很容易疲劳,情绪也很容易失控。

  结果她到了50岁更年期的时候,身体软弱的状况日渐加重。我先前讲道带着她一起去,后来就不带她了,因为她很容易累,情绪很易失控。我一直认为是她生命不够成熟,就多多地担待他。我自己是做婚姻辅导的,知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接纳她,心里再有想法也得做好呀!

  从2009年开始,妻子进入了严重的精神抑郁状态。我对妻子说:“别人常问我你为什么总没有笑脸,而且 老这么累。她就回答说:“我更年期。到后来她发展到不跟外人接触、不讲话、什么都不能做、对任何人都很冷淡的地步,甚至我们家里的亲属都觉得她不可接 近。我在外面讲道,回到家里一团糟。虽有怨言和不满,但是每次我不管多晚回到家,马上就撸起袖子干家务活。我又要讲课,还独自担负起买菜、做饭、打扫房间 等所有的家务。她很长一段时间天天卧床,这样久了肌肉就会慢慢萎缩。所以我每天都得费很大力气把她弄起来走走。后来发展到走也走不动,我只好每天给她做四 肢肌肉按摩。但不管我做多少,她的情况也依然没有很明显的改善。这样的情况下我所有的幸福感都荡然无存。

  苦苦寻求上帝,收获意外答案

  我祷告说:“上帝啊,我是完全照自己教的那套做的,为什么没有好的效果呢?如果这些都不能解决我自己的问题,又怎么能解决我听众的问题呢?我自己都不幸福,怎么还建造别人的幸福?我太委屈了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有一次我祷告时跪在地上不住地用头撞击地面哇哇大哭,等祷告完的时候,头撞了一个大血印。后来去看妈妈的时候,她问我的头上怎么了,我还跟她撒谎说不小心撞门框上了,我妈妈还说:“哪儿有这么低的门 框啊?

  我那时每天祷告都不住地质问上帝:“我这个幸福家庭建造者,为什么连自己的家庭幸福都没有了?

  “我什么地方做错了?

  “怎么做了半天还不如那些不做的人幸福?

  “若是我如此努力还是不能幸福,那么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行?

  “我现在讲的很多人已经认为他们很难做到,那么你还要再增加难度吗?

  有一天我正在质问上帝,上帝突然跟我说:“我的婚姻也不幸福。我吓了一跳,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上帝告诉我:“如果婚姻意味着幸福的话,那么我一定在 《圣经》里向你们彰显一个幸福婚姻的榜样。但是你看到,我的婚姻是一个自始至终充满冲突的婚姻,我的妻子(以色列人)一次又一次地背叛我,最后将我钉死在 十字架上。虽然没有幸福可言,但是我依然爱她。因为这是我给她的应许!

  我顿时茅塞顿开,心里得到从来没有过的安慰,眼泪一下夺眶而出。我又接着问他说:“上帝啊,妻子不和我讲话,我有什么方法跟她沟通让她明白我的心意?上帝说:“我们向你们吹笛,你们不跳舞。我们向你们举哀,你们不捶胸。(太11:17)没有比我更会沟通的,但是我的妻子(以色列人)也常听不懂,甚至根本不听。

  我对上帝说:“上帝哪,她性情太执拗,有时把我气的好几天不想理她。但不理她我又觉得有罪恶感。上帝说:“我妻子也经常气得我不理她,有两次我四百多年没跟她说一句话。(上帝说的两次,第一次是出埃及之前,第二次是新旧约的间隔时期。)

  我说:“上帝啊,为什么非要我有这样一个痛苦的经历?

  上帝说:“为要让你明白婚姻不意味着幸福。

  我说:“那婚姻意味着什么?

  上帝说:“意味着无条件的委身。我对我的妻子比你对你的妻子好无数倍,但是我妻子依然不顺服、不理解我,我们之间充满着冲突和争吵。但是我依然委身于我对她的应许。你也曾经在结婚之前给过妻子这样的应许:无论疾病还是健康、无论贫穷还是富有,都要永远爱她。这就是考验你是否真正委身自己诺言的时候。此时我 的心里被圣灵大大充满。

  经历婚姻低谷,坚定委身信念

  当妻子的病让我不堪其累时,有几次祷告我都隐隐约约流露出这样的意念:“主啊,实在不行的话,你就将她带走吧!因为太痛苦,我承受不了了!

  不久,我的妻子突然出走了。那些日子,我非但没有因此解脱,反而仿佛行在死荫的幽谷之中,那个痛苦是我 一生从未体验过的。每天白天我都要去各个可能的地方去寻找她。夜里也不停忙碌着。儿子白天上班,我做好晚饭等他回来,吃过晚饭,我叫他睡上一会儿,九点钟 再将他叫醒,然后我们俩就开着车在马路上继续寻索。每 天这样折腾,我们身心俱疲。一次,若不是儿子一声惊叫提醒我,我就撞在停在路边的一辆大货车上了,当时我们都吓出一身冷汗。

  那几天里,我常常一边寻找她一边心里向上帝呼求:“主啊,你让她回来吧!只要她回来,不管她成了什么样子,我都愿意服侍她!千万别把她带走!当我一声声呼喊 “尔玲,回来吧!尔玲,回来吧!的时候,上帝突然对我说:“你知道吗?这就是我当初呼唤以色列人的情景——以色列家啊,你们转回,转回吧。(结 33:11)我一下泪流满面,心中充满由上帝而来的平安和力量。

  在经历了五天撕心裂肺的痛苦之后,我找到了出走的妻子。从那时起,我再也不敢有让上帝把她带走的念头 了。心里转而想的是:主啊,无论如何,只要有她在我身边就好!后来她恢复了一些,我们又常常一起到外地讲课,虽然她不能参与我的工作,但是只要她跟着我就 好。最为重要是,不论到什么地方住宿,有她在身边我就睡得特别踏实。我此时真正认识到:妻子这根肋骨,虽然很软弱,对我来说却是如此不可缺少。

  假如

  压伤的芦苇,祂不折断;将残的灯火,祂不吹灭。—以赛亚书42:3

  那日坐在建南大礼堂里观看我们学院的戏剧小品节,有一个节目叫《假如》,是根据马加爵的真人真事改编的故事。讲的是假如马加爵在举起铁锤之前能够等到他舍友的道歉,假如那一刻他没那么冲动,一切的惨剧都不会发生。

  泪流满面的我,隔着眼镜片汹涌哭泣,怎么都止不住鼻子的酸痛。大家只是有些静默,或者感到了一丝恐惧。当他把那铁锤砸向他舍友的时候,只有我哭得那么伤心,为马加爵哭泣,为他没有认识神而哭泣。

  我想,“假如?是否他们把人性想像得太过美好,也许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到底谁对谁错,不会明白错在哪里。马加爵那么辛苦地考入大学,背负着一家人的希望,背负着父母殷切的目光和他们弯曲的脊背,但悲剧毕竟发生了,人们只能扼腕。表面上看,马加爵举起他的锤子是因为众多小事的累积,但其实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人人都有的“罪,正如大卫所说,“我是在罪孽里生的,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,就有了罪(诗篇51:5)。很难想像,如果我没有遇见主耶稣,我的结局或许比马加爵好不到哪里去,不同的只是他杀人我自杀而已。

  黑暗的过去:如同在坟墓里

  我经历过和马加爵一样,甚至严重更多的事情。和马加爵一样,我以非常优秀的成绩考入了全市重点中学,对未来充满了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。我还记得那时的幻想就是戴上一副眼镜(那时我多么期待有一副眼镜呢,觉得戴眼镜就是渊博和内涵的象征),身着白色的长裙,穿行于充满着花香的校园。可是幻想总是会破灭的,以我一个农家女孩单纯的心思怎么可能融入那个灰尘漫天的城市,也没有人提醒过我可能会遇到的复杂的人事。我的室友全是交钱来上学的,比吃比穿比谁身材好。我们最初还热情友好地相处,那时我甚至庆幸有这么一群好的室友。可是渐渐地一切都变了,她们打心眼里瞧不起又瘦又黑的我。开学第一个星期我就当上了团支书,却在宿舍门口听到她们在嘲笑我的傻气,说老师怎么会让我当上团支书。可我依旧认为,大家还可以成为好朋友。但是,她们在我洗澡时偷偷地在外面把热水器关掉;有一次,一个人假装安慰在哭的我,另外五个却偷看我的日记;有一次又冤枉我偷东西,还录下来我哭泣的声音,弄得跟真的似的,然后故意叫我的同桌帮她们录歌,使他听见这段录音。更重要的是那时我因为一次心不在焉得罪了我唯一的好朋友,她已经不再理我了。于是我陷入更深的痛苦中,觉得我痛苦的根源不是她们的问题,而是自己人格本来就有缺陷,不然怎么会连唯一的一个好朋友也离我而去呢?我宁愿没人对我好过,那样我就可以恨得更彻底,也不用怀疑自己的人格有问题。这种自我怨毒越来越深,使得我常常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哭起来,不是像同龄人一样为着成绩,为着学习压力,甚至为着恋爱而哭,这种哭的根源是自卑,为自己的性格和艰难的处境。我常常在想,有谁还能比我更差劲呢?成绩差,又穷又丑,性格灰暗,人缘极差。我想那时若是有人见到我,一定可以在我的脸上见到“死亡两个字。

  我的名声坏得一塌糊涂,劝人写入团申请书时被一个男生当着同学们的面骂了很多难听的话,哭得话都说不出来。我的性格也变得怪异。我中午起床洗衣服,她们就躺在床上破口大骂,到了教室也站在门口骂。有时我整个上午整个上午地在课堂上睡觉,经常被老师罚站,甚至后来老师都懒得罚我了。睡醒了的时候,教室已经空无一人。我像游魂一样回到宿舍,若是没带钥匙也不会敲门,就在门口坐着等着她们出来时再进去。我仿佛陷入了万丈深渊,被环境荼毒得面目全非,昼夜以眼泪为粮食,充满了仇恨、愤怒与自卑。我诅咒一切伤害我的人以各样的方法死去,我幻想自己有钱之后要找一群黑社会去干掉他们,我也曾坐在宿舍的顶楼怀着很想跳下去的想法,每次都因为想着爸爸妈妈的辛苦而迈不开脚步。

  那段时间,我常常觉得是躺在坟墓里,浑身冰凉,充满死一样的可悲。

  去课间操时,别人都是三五一群,女生都爱手牵着手。这时若是没人一起走,就是在向全校的人宣告你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。只有我一个人孤独地走在拥挤的人群之中。我想我是不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,还是我是被神遗弃的孩子。我的手显得突兀,好像没地方放似的。

  那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,永生难忘。

  那时,只有跟妈妈通电话才是最幸福的。我从来报喜不报忧,但可笑的是,那时根本没有什么喜值得报的。我说,妈妈,我现在很好,室友虽然都很有钱,但没有瞧不起我,而是一直很关心我,周末回去还给我带吃的。成绩虽然不上不下,分科之后就会好的,因为我偏科嘛。

  因为压抑的心境,我成绩一落千丈。我不想告诉妈妈我生不如死的处境,我不想告诉他们我想转学。很想回小镇去上学,在那里大家多么纯朴,比我困难万倍的同学都可以过得很好。当初若是在我们的镇上读书,可以不用交学费而且还有奖金,但是爸爸妈妈坚持要让我去受最好的教育。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现在非但没有受到最好的教育,反倒生不如死。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失望,不想让他们麻烦,不想让他们再花钱。

  我不知道如果马加爵知道这些,会不会觉得这世上并不是他一个人最痛苦?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。我们每个人经历的事,都是大同小异。所有这尘世上的人,如果没有神的保守看顾,谁又能摆脱痛苦、寂寞、空虚、绝望和烦恼的折磨而享受平安喜乐呢?

  压伤的芦苇,祂不折断;将残的灯火,祂不吹灭。——以赛亚书42:3

  假如我没被神开启心门,我想我的结局不会比马加爵好到哪里去。

  再来说那久远的事情。因着妈妈信主的缘故,我怀着单纯的信念,相信神必拯救我出深渊,于是在多少个以泪洗面的晚上,在绝望愤怒的日子里,我向神切切地祷告。神必听到了我的哀告,让我重获新生。在大三时我读了约瑟的故事,才明白一切的苦境都有神的美意。约瑟被哥哥们卖到埃及,在阴暗的监牢里度过了两年,在困苦中仰望神,跟着神的指引,后来得着了埃及宰相的职位,成为神永恒救赎计划中的一部分(见创世记37-50章)。我想那时我所受的一切痛苦,必是为了后来要得着的荣耀。不是荣耀我,乃是为了荣耀神!

  那时我的灵命很不成熟,也没正式参加过聚会,只是小时候跟着妈妈去做礼拜时和小孩们一起跳过舞。妈妈是在我小学时信主的,后来我家就成了他们的聚会点。我还记得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场景:夏日的午后,妈妈捧着《圣经》给大家讲道,人不多,十几个。我在门口的台阶上洗头,听着妈妈讲道,用着各种各样的比喻,每逢听到她说“支路的亡羊,我就顶着满头的泡沫伸头进去说:“妈妈你个白字先生又错啦,是歧路不是支路呀。

  痛苦地度过了高一之后,我们分了文理科。因着恒切的祷告,我的生活从此产生了极大的改变。由于换宿舍和换了新的班级,我的人际关系变好,还有了一大堆的朋友。每次大考,我的作文都被全年级的老师在课堂上念,成绩也不断地进步。原来那间宿舍的舍友,一个出国,一个读理科,剩下三个读文科的,有一个和我同班。没有想到的是,老师竟然把她安排和我同桌。我心里忐忑不安,却没想到第一天她就向我示好。我们相处得挺融洽,每天我给她讲题目,她帮我带早餐。我们很默契地都对以前的事情闭口不谈。高三第一学期一次大考后,我记得她很兴奋地跑来对我说我“打败玉女派掌门人了,考了年级第一名。呵,我竟然跟我曾经的“仇敌同桌了两年,而且她还为了我的第一名高兴,实在不得不感谢神的奇妙作为!

 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过那些事。然而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,想起那些事,那些年少时在心里深刻的自卑和屈辱,我仍然会觉得全身颤抖,仿佛又走进了坟墓一样。如今,我读到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最痛苦的时候说的那句话“父啊,赦免他们!因为他们所做的,他们不晓得(路加福音23:34)时,我才明白,他们因着年少时的轻狂做了许多荒唐的事,的确伤害了我,但这有什么不可原谅的呢?其实,我不也和他们一样有许多过犯吗?我的自卑,我的自怜,我心中的仇恨、咒诅、报复心,不也是不蒙神喜悦的吗?那钉主十字架的岂只是那些以色列人吗?不是的,所有的罪人都是那刽子手,包括我在内!因为正是由于人人都犯了罪,所以主耶稣才需要牺牲祂自己,成为那替罪的羔羊。我岂不当效法主耶稣去爱我的仇敌,饶恕他们的过犯吗?正如主耶稣所说,“你们饶恕人的过犯,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;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,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。(马太福音6:14-15)

  感谢神的大爱!我知道后来的日子里,神一直在眷顾我。为了看海,我选择了海边的一所大学,仍然是夜夜祈求,希望我可以来到这个美丽的学校。

  神啊!我的心切慕祢,如鹿切慕溪水。——诗篇42:1

  我觉得高考发挥得不顺利,整日灰心丧气地闷在家里。后来妈妈说有神学院的学生来分享,叫我也去看看。那是多么难忘的三天呀!一群孩子们,仔细听道,读圣经,听他们讲述各样的经历。我们唱诗祷告,一同用餐做游戏,在纸飞机上写下对神的祈求。虽然懵懵懂懂,但信心百倍。感谢神,那些丰饶的美地,祂都为我预备好了。十几天后,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了。

  我跋涉千山万水,来到了这个美丽的城市,怀揣一本厚厚的《圣经》,看到了我十九年从未见过的大海,我无限感谢我主耶稣。经历了那么多磨难,我没有变成一个充满仇恨的人,没有对每个人都充满了防备之心。相反,我现在还是如多年前一样天真热情,充满了对美好的希望和追求,对每个人都善意友好。我也遇到了更多更好的人,锻炼了自己的能力,脱离了自卑的情结,并且经历了许多美好的故事。更让我欣喜的是,从漳州校区回到本部后,我参加了团契生活,在老师和比我年长的弟兄姊妹的引导下,学到许多神的话语。也许生活仍然充满了诸多未知的艰险与磨难,但我已不再惧怕,因为我深知我所遇到的一切都是出于神,必定有祂的美意,正如使徒保罗所说,“患难生忍耐,忍耐生老练,老练生盼望,盼望不至于羞耻,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。(罗5:3-5)

  以上的文字虽然简单,却忠实地记录了我这一路走来的过程。这过程虽然坎坷,但上帝的慈绳爱索最终引领我来到祂的面前。我必把一生都交托在主的手中,将信、望、爱持守到底,成为顺服的女儿。写到这里,我不禁想起诗篇23篇所描述的画面:

 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;因为祢与我同在,祢的杖,祢的竿,都安慰我。在我敌人面前,祢为我摆设筵席;祢用油膏了我的头,使我的福杯满溢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。(诗篇23:4-6)
(来源于《全球基督徒见证分享网》)

  本类New15
· 牛顿晚年为什么要证明上帝的存在?
· 以色列发现死海古卷新残片
· 亚当和夏娃是否存在?从生物学的角
· 诺亚方舟真的会存在吗?外国科学家
· 警惕魔鬼的作为
· 《圣经》预言的世界末日即将降临?
· 一个日本基督徒的婚姻见证
· 被毁灭的罪恶城市所多玛和蛾摩拉出
· 残疾人布道家尼克胡哲的故事
· 越过思想障碍
· 我的信主历程——因信行走
· 从著名牧师到囚犯
· 伏明霞与梁锦松夫妇的信主见证
· 在哈佛殿堂上宣布毕生委身耶稣 国
· 宣明会人物见证:把爱延续的多德牧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鲁ICP备15008100号| QQ:1491607659
Copyright 2021, 版权所有 www.jdzhg.co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