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《以弗所书》4:4-6   ·《以赛亚书》54:9-10   ·《撒母耳记上》24:9-12   ·《诗篇》146:5   ·《以赛亚书》1:2-3
  首页     每日灵粮     信仰真理     英文读经     中文读经     资料库     资讯     见证     文艺     生活     关于圣经  
今天是2021年10月18日,基督真光愿您蒙福!您是本站第15697914位访客。 留言交流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请输入关键字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见证 >> 文锦棠:从杀人到救人  

文锦棠:从杀人到救人

来源:基督真光 发布时间:2014-02-24 点击数:6402

  他在江湖上出生入死,但当穷途末路时,耶稣带他出死入生。这是耶稣与文锦棠的故事。

  加入抢劫集团

  文锦棠出生于香港贫穷的木屋区,小学读了五年书之后,无心向学,常跟着黑社会的兄弟玩乐。过了两年,在十三、四岁时正式开始黑社会生涯,自此打架偷窃,惹事生非,都是家常便饭。到十七、八岁,由于认识一群有钱的朋友,锦棠开始羡慕住大屋开大车的富有人生活,便立志要赚大钱,让所有人都看得起他。只是学历有限,觉得就算努力一辈子也不可能赚到那么多的钱。后来,经由朋友介绍,他加入了抢劫集团。

  杀警员判死刑

  第一宗案件非常顺利,分到了很多钱,但是钱来得快,用得更快。于是锦棠就继续与同伙抢劫,胆子也就越来越大。警察和保安对他来说,没有任何威吓作用。结果,在最后一次银行抢案枪战当中,他打死一名警员,打伤三名途人,获判死刑,那年他廿一岁。

  最青春的廿一岁才是人生刚开始时候,但锦棠知道自己没有明天。死刑是犯案的代价,但他却不甘心,频频地询问未知的主宰,「我都没有好好活过,为什么就要死去?」他觉得很不公平,在绝望之余,开始在狱中打架闹事,发泄心中的沮丧与不满。

  死刑改为终身监禁

  等待死亡的日子,每一天都是如此漫长。没想到一年后,锦棠却得到特赦,由死刑改为无期徒刑,就是终身监禁。虽然说是特赦,对他而言却是更沉重的刑罚。终生,那是多长的日子?一个注定在监狱中终老到死的人,还有什么希望?这样活着,又有什么意义?

  这样锦棠就浑浑噩噩地在监狱中过了十二年,没有将来,没有目标。有一天早上他醒来,看见空荡荡的囚房,发现生命中连一件值得回忆的事情都没有,他问了自己一个问题:「我,还有多少个十二年? 我还要怎样活下去?」当时在赤柱监狱有一间教堂,有人搬了一部电子琴来,锦棠自小对音乐有兴趣,只因家贫没有机会接触音乐,现在他抓紧机会,立刻报名参加宗教聚会。这样的聚会参加了两年,只是锦棠对信仰仍是一点不了解。每次当牧师在台上讲道,他和他的兄弟就在台下隐蔽处聊天。

  参加监狱布道会

  后来,教会获准到监狱开布道会,惩教处抽签选了十七个人参加聚会。奇妙地,这十七个人都是杀人犯。关于这个聚会,锦棠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超级的沉闷,大家对耶稣的道理,都十分抗拒。但是牧师有一句话,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,他说:「主耶稣基督为我们出死入生!」听到牧师这样说,当下众人都觉得很反感,因为黑社会的兄弟们都是讲义气,是「出生入死」的好兄弟,怎么这个牧师讲的耶稣却来个「出死入生」,牧师一定讲错了,引来大家一阵喧哗。只因为当时有三十多个狱警在场,众人只有拼命忍耐,才没有拆了牧师的讲台。

  虽然教会弟兄姊妹花了两年时间,殷勤探访,给予锦棠许多鼓励与安慰,但这一切都未能打动他的心。因为他只相信亲眼所见,亲身所经历的。看似没有什么果效,但耶稣却开始静静地在他的生命动工。祂安静地垂听锦棠的祷告,不着痕迹地印证,祂就是他生命中期待的倚靠。

  第一次祷告耶稣

  有一天,锦棠坐在探访室里,觉得很无聊,便瞪着四围的墙壁发呆,当他看见白色的隔音板时,突然有一个念头,觉得很像录音室,如果用来弹琴唱歌一定很棒。那阵子教会的弟兄姊妹常常鼓励他祷告,他也没想到要祷告什么,不过那一天不晓得为什么他突然想试试耶稣灵不灵验,于是在心里对耶稣说:「耶稣,他们都说你很厉害,那我想知道你是不是那么厉害。如果你那么准,做到我心里所想的,那我就相信你是存在的。」祷告后,锦棠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但一个月后,教会弟兄姊妹们又来探访他们,刚好看见某个房间有吉他,于是包括锦棠在内的一群人便拿了吉他,大摇大摆从监仓走到另外一边的探访室。在当时,监狱管理十分严格,基于安全理由没有狱方的允许,犯人连一支笔都不能随意带在身边。但是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的狱警和铁闸,竟然没有任何人拦下他们或质问去处。最后他们走到了探访室,之后每个月就在那里弹琴唱歌。

  这件事之后,锦棠的心中开始有两个声音,一个声音是温柔而微弱的,告诉他耶稣已经回应了他的祷告,祂是真神。而另一个声音,则巨大又鄙视地说,这不是真的,这只是巧合而已,没什么了不起。困扰了很久,锦棠决定再做一次祷告,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。

  更大胆的祈祷

  第二次祷告,锦棠像是跟一位朋友聊天似的对耶稣说:「耶稣,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再看看你的神迹和你的大能,让我一生一世都相信你是真的。赤柱监狱是不允许在这里弹奏电子吉他或其他的电子乐器,如果你能让我在这里弹奏电子乐器,我就相信你是真的,我要一生一世相信你。」很奇妙地,两个礼拜后,教会的弟兄姊妹带着一大堆设备来到监狱,他们对锦棠说,知道他和其他狱友写了一些歌,希望可以由他们亲自演绎这些感人的歌曲,录下来给教会其他弟兄姊妹听。

  当所有设备放好又调校妥当之后,锦棠用力弹奏手中的电子吉他,那声音不只震撼了他的听觉,也震撼了他的内心,耶稣成就了他所求所想,只为向他显明,祂就是他的主,是爱他、了解他的那一位神。那一晚,他接受耶稣成为他的救主,他从来没有经历那么大的释放,从此他对生命开始有了盼望。

  其他无期徒刑的狱友,开始感觉到锦棠的改变,于是讥笑他充满盼望的样子,也挑战他的喜乐和开心,常常有人对他说:「你和我们不都是无期徒刑吗?不都是终生囚犯吗?我们还能做什么?你在开心什么?」当别人质疑他,他就跟他们讲耶稣,其他犯人听着觉得很无趣,从此也懒得再理他。狱方每一年都会针对每位囚犯写一份报告,一年又一年过去,他本分地做好每件囚犯该做的工作,虽然环境没有什么改变,他却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光明,很有希望。

  廿五年后终出狱

  有一天,一位狱警对他说,从来没有想过可以把一个犯人的报告写得这样好。没有多久,他就接到通知,无期徒刑又再次被特赦为有期徒刑。他知道这是神为他开道路,给他机会重新好好做人。一九九七年十二月,耶稣带着他离开住了廿五年的监狱,在狱警祝福声中,囚友的欢呼声中,踏出了监狱的铁闸。当时,整个监狱都因为这件事震动了,有人问:「他为什么可以出去?」一个跟他不错却不相信耶稣的好朋友,竟然大声的代他回答:「因为他信了耶稣,他改变了,所以可以离开了!」廿五年的监狱生涯之后,那一刻众人的鼓励和祝福陪着他走到最后一道围墙,只是一墙之隔,自由的空气闻起来竟然是那么芬芳可贵。

  在校园作见证

  出狱之后,锦棠先后在几个基督教机构工作,原本只是想安定本分地工作,没有想到在神的带领下可以到处去传福音。神特别使用他到许多学校向学生传福音、做见证,希望帮助更多像他一样的孩子。六年的时间,锦棠先后拜访过本港超过460间的中学,也到过澳门与香港的几所著名大专院校,分享他用生命换回来的人生体验。其中最特别的是,他小时候曾经立志当警察,却误入黑社会成了抢劫杀人犯,没想到出狱之后,神竟然幽默地把他带去警察学校,每周一次参加讲座,让他跟曾经对立的警察,分享自己的体验。

  心里最疼的人

  锦棠最敬重的,是当年一直不放弃探访他的教会弟兄姊妹,若没有他们爱的坚持,他认识不了这位带他「出死入生」的好兄弟——耶稣。至于家人,最感谢的是一路对他不离不弃的母亲。年少轻狂时,他看母亲的殷殷叮咛为唠叨。入狱后,所谓的「出生入死」的兄弟没有一个来探访他,倒是老母亲风雨不改地带来关怀与温暖。最舍不得的是大女儿,她在他入狱后出生,因为有一个坐牢的父亲,孩提时代受尽冷嘲热讽,成年后又因为父亲的缘故,工作上有了许多限制。在女儿最需要他的时候,却不能在她身边保护他,这是做父亲的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与歉疚。而生命中最大的惊喜,是现在的太太在电视上看见对他的采访,竟然对他有了好感,还愿意下嫁给他,跟他一起服事神。

  一段肺腑之言

  现在锦棠最关心是神的国度,特别是青少年,他说:「其实孩子们最需要的就是爱,许多的父母习惯用物质去补偿,用成绩去评价,然后当孩子达不到期望,便责骂他们。其实孩子们需要的是爱、关怀、鼓励、肯定和认同。最想读好书的孩子,就是读不好书的孩子,但是当孩子被父母、学校、社会贴上标签,他们就受伤,容易自暴自弃。现在的社会多元化,做青少年工作不适合用过去教条式的方法,如果教会能设计多元化的活动,帮助青少年得到适当团体的认同,使个人有成就感,这样的青少年工作就能吸引更多的孩子到教会来。」

  今后的服侍

  锦棠从去年开始,放下收入稳定的工作,加入以勒布道团,决定与耶稣一起找寻失丧的羊,见证天父的慈爱,并且更多用自己深刻痛苦的人生经验,去祝福更多迷失的孩子,给他们指引。

  从出生入死的死囚犯,成为今天出死入生的青少年工作者,锦棠默默为耶稣努力。耶稣和他相知相惜的过程,令人想起了以赛亚书的一段经文:我看见他所行的道,也要医治他,又要引导他,使他和那一同伤心的人再得安慰。

  □相关:女儿文炜仪的见证

  愤恨少年 慈父心

  我的父亲叫文锦棠,青年时加入黑帮,廿一岁那年他和三伯和五叔打劫银行,开枪打死一名警员。法庭判他死刑,后改为终身监禁。他犯案入狱之时,我在母腹里仍未出生,几个月后来到这个世界,有爸爸却等于无爸爸。

  以父亲为耻

  对于母亲来说,丈夫一辈子要坐牢,等于失去了丈夫,在没有盼望之下,她离家远去。于是我自小便与祖母相依为命,她一直瞒着我,说爸爸跑船去了,不能在家照顾我。我单纯的相信,直至六、七岁那年,听到邻居嘲笑说:「哎呀!她爸爸是杀人犯,好吓人呀,不要和她一起玩呀!」那时祖母知道不能再隐瞒,才将真相告诉我。

  从那时起,祖母带我去探监,才知道对方是比亲戚更亲的爸爸。由于有一个犯案坐牢的父亲,备受邻居揶揄,非常痛恨,每次祖母带我去监房探父亲和叔伯,我都觉得很难堪。狱警粗声粗气当众读了三个囚犯号码,我就要马上回应自己就是他们的家人,觉得尊严尽失,这样当众出丑,十分难受。就是这样,多年来我怎样都不肯叫他一声「爸爸」。

  童年生活坎坷

  探监难受,在家日子也不好过。邻居顽童常欺负我,他们从走廊的窗口把泥沙拋进我和祖母的床上,又从大厦垃圾房搬来破旧电视机放在我家的门口。在学校里,别的孩子有父母出席家长日,我就只有祖母出席,由于她目不识丁,在家长签名栏上,只有一个代表签名的交叉符号,因此我冒充家长签名,更是家常便饭。十三岁那年,我妈妈改嫁,从此便很少给我们生活费。虽然我没有怪责她,但心中也很不好受。

  不幸的事接踵而来,1980年,关心支援我和祖母的二伯也过世了。我一向成绩不好,终于在中二那年辍学。为了帮忙家计,我在食堂当童工负责「传菜」工作,辛苦又受气,心中积压着很多怨愤,脾气变得相当暴躁。当时有「天马布道乐队」以及几位基督徒艺人因为在监狱布道,从父亲那里知道我的身世后,都来我工作的地方,想关心及鼓励我。可是我不但没有什么感动,还认为他们只是可怜自己,对于这种热情显得非常抗拒,常用粗言污秽将人拒于千里之外。其实,为了应付同辈无情的嘲笑,我的少女心早已在童年时候,变得非常冰冷。多年来外表装着凶巴巴的模样,本能地以顽强的态度去悍卫只剩下自己和祖母的这个家。

  第一次叫「爸爸」

  不记得那一天,有人带了爸爸在狱中以「边缘组合」为名所录制的一盒福音歌曲录音带给我。我起初漫不经心的听着,后来听着的不是歌词,而是录音里面夹杂着监狱铁闸关上的声音!一片闸关上后,再来一度「砰!」,然后再关上另一片。沉重而空洞的关闸声,在空气中回荡;还有狱警皮鞋巡逻时所发出冷冷的脚步声,相信是录音时把这些周围环境的杂音也一并录了下来。剎那间,我联想起在电影的监狱场景中,看到囚犯在狱中面对种种可怕对待的镜头,我就开始想念狱中的爸爸。当第二次再去探监时,我隔着玻璃对他说:「爸,你唱的歌很难听呢!」就这么淡淡一句,已叫等候多年的爸爸,开心得热泪盈眶。他「回仓」后,马上与囚友分享他终于听到女儿叫「爸爸」了!

  原来爸爸在狱中信了耶稣,生命更新,行为良好。他还在狱中创作歌曲,参加「国际创作福音歌曲」比赛,荣获「国际监狱团契自由大奖」创作歌冠军。

  爸爸出狱同住难

  后来爸爸获得特赦,终于离开被囚二十五年的监狱,再与年纪老迈的祖母和我团聚。可是,我和他从来没有生活在一起,而多年来我是家中的「多事人」,要跟陌生的爸爸一起生活,实在难以适应,时常与他吵个不休。

  嫉妒爸爸新家庭

  爸爸找到工作后,五年前他与一位在教会认识的姊妹结婚,建立了新的家庭。这本来是一件好事,但我却无法接受这位新妈妈。她婚后生了个女孩,就在妹妹满月那天,眼看爸爸与亲友闹哄哄的吃盘菜,又有诗歌乐队到来,庆祝妹妹的出生,好一个幸福家庭的模样。我将自己的童年遭遇与妹妹相比,百般滋味在心头,嫉妒非常。后来有一次因祖母跌倒,触发我与爸爸激烈地吵架起来。我将多年压在心头的嫉妒、苦毒和怒火,一下子爆发了。我向他们骂尽一切难堪入耳的说话,更扬言要将自己不幸的童年遭遇,报复在妹妹身上。爸爸眼见与我的关系难以修补,在无计可施之下,便邀请教会的传道人来劝解我,希望可以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。谁知我劈头第一句便说:「啊!你是他教会的人吗?那算是为他出头啰!那就为他忍受一下吧!」然后我便开始用极之侮辱的粗言秽语,连珠炮发,一口气在电话狠狠的骂了一个多小时,又说:「你在听吗?受得了吗?!」传道人还温柔的回应:「我仍在听,我只想关心你。」他深知道只有耶稣基督的爱,才能抚平我一切的愤恨。我现在回想起来,也相信唯有主的爱,才能叫这位传道人有这么大的爱心来包容自己。

  患病入院态度软化

  三年前,我患病入院,情绪非常低落,很需要别人的关心。我称为阿姨的新妈妈时常前来探病,煲汤送饭,呵护备至。我时常辱骂她,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。原来她只想把握机会来接近我,让我在这软弱时,感受到爱和关怀。她说:「虽然你曾对阿姨说了很多伤害的话,但我真的没有怪你,请不要难为自己,我们一家都很关心你。」渐渐我对于阿姨、爸爸,和那些前来探望的教友,态度开始软化,也为自己经常对别人的恶劣态度,感到有点内疚。我暗自反省,是否也要开放自己,让神教导一下。

  祷告主经历医治

  教会中有位Helen姊妹,曾邀请我去教会。最初我对别人的热情感到很抗拒,「哎呀!不要开口闭口说『耶稣爱你』,我觉得很肉麻!」教会的人所讲的见证,我也充满疑惑,耶稣真的那么厉害吗?后来有一天,我终于第一次在家为祖母的脚患祷告。当我开口求神宽恕自己时,眼泪竟不受控制地涌流出来,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释放,心中的污秽好象给洗净了一样,一种前所未有的平安临到了我。虽然如此,我仍未完全相信主。那时我满脸暗疮,一块红一块紫,脸上连一丁点儿完好的地方也没有;荷尔蒙也失调,体重有二百多磅,感到非常自卑,不想去教会见人。我对主说:「如果你是真的,你就医好我的暗疮吧。我减肥从未成功,如果可以减掉六十磅,我便相信你了!」就是发出这个「条件式」的祷告后,主果然医治了我的暗疮,现在我的皮肤又光亮又顺滑,完全没有患过严重暗疮的痕迹;不单如此,我还真的减掉了七十多磅,重拾前所未有的自信心。

  受浸后生命更新

  我在2004年4月3日受浸归入基督,生命也起了变化,现在爱看圣经,渐渐知道更多爱人的道理。从前我爱吵架,现在只求与人和平共处,也很爱帮助人;从前为很多小事执着,很多事情都看不顺眼,现在学习全然靠主、顺服主;从前对人时常恶言相向,现在学习修饰言行举止,荣耀主名;以前家庭支离破碎,现在三伯和五叔也回家团聚了,一家大大小小十多人时常聚集在家里唱诗敬拜,俨如一间小型教会,乐也融融。

  父女拍档见证主

  最近我与爸爸在布道会中一起讲见证,很多人深受感动,台下很多人听到神在我们生命中的奇妙作为,都开口接受主耶稣;也有不少人被主爱激励,父母与儿女手牵手走到台前,在主的十架大爱下,两代中间阻隔的墙被拆毁了,场面令人感动。我以前觉得自己比爸爸聪明能干,但自从听过他在台上讲见证时,口才伶俐,活泼生动,时常能精确地引用圣经话语激励台下的会众,发人深省,我从心底里很佩服他,更欣赏他帮助很多人对主爱的认识。我深信是神给他力量和信心。现在我们父女拍档,为了主再没保留,只要能宣扬主恩,荣耀主名的地方,我们都会去。深信神会使用我们的家庭,而且继续引领我们一家事奉主。

  关系复和全家福

  爸爸一直很希望能够拍下一张全家福照片,期待多年,但都因种种原因而拍不成。后来终于在祖母生日那天拍成了。他看着照片,深深领会神的爱才能使他与女儿的关系得以复和。过程虽然困难重重,但一家人却更珍惜得来不易的和谐与平安,只要在主的爱里,幸福是必然的!
(来源于:全球基督徒见证分享网)

  本类New15
· 牛顿晚年为什么要证明上帝的存在?
· 以色列发现死海古卷新残片
· 亚当和夏娃是否存在?从生物学的角
· 诺亚方舟真的会存在吗?外国科学家
· 警惕魔鬼的作为
· 《圣经》预言的世界末日即将降临?
· 一个日本基督徒的婚姻见证
· 被毁灭的罪恶城市所多玛和蛾摩拉出
· 残疾人布道家尼克胡哲的故事
· 越过思想障碍
· 我的信主历程——因信行走
· 从著名牧师到囚犯
· 伏明霞与梁锦松夫妇的信主见证
· 在哈佛殿堂上宣布毕生委身耶稣 国
· 宣明会人物见证:把爱延续的多德牧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留言簿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鲁ICP备15008100号| QQ:1491607659
Copyright 2021, 版权所有 www.jdzhg.com.